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 end

收录在本子《流年如许》里

好久好久以前就写完了,可是一直忘了发,电脑重装过,今天找了很久才找到初稿,修改版去哪了我真的不知道...

今天突然想回来写东西了,全职的坑不知道会不会补,想先写个剑三玩玩


10

在战场上谈情确实有点不恰当,许斌说完好之后,两个人就尴尬地再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许斌知道刘小别脸皮薄,他身上披着刘小别的衣服就不打算跟他客气了,跟对方打了声招呼便靠在岩石上小寐。半夜醒来才发现刘小别把自己的脑袋挪到他肩膀上,他笑着拍拍刘小别的肩膀让他跟自己换个岗去休息,拿起望远镜继续观察蓝雨军营的情况。

这支小分队人不多,这两天正值王杰希约喻文州谈判的日子,双方的战火也减弱了几分。黄少天精力好得很,半天都舍不得休息,这边歇火那边就带着这支小分队去押运后方粮草。如今他们的地理位置已经相当接近微草的边境,王杰希给刘小别和许斌弄了个通行证,两个人跟王杰希方士谦商量好时间就立刻出发,一路畅通无阻地沿着山道偷偷摸索到小分队的营帐后方。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打在刘小别的脸上硬生生把他弄醒了,他打了个哈欠,起身靠着许斌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他刚醒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和迷迷糊糊的鼻音,许斌把随身携带的军用水壶递给他,一边握着望远镜观察一边回应他:“一切正常,黄少天暂时还没有动身出发的准备,出完早操就在军营里走来走去,看来是要等喻文州下命令才会有下一步行动了。”

“呵,我看他是等不到了。”刘小别冷哼了一声,他用手背擦擦嘴角的水迹,一手握紧追魂死死盯着黄少天的背影一副蓄势待发的神情。

“刘小别,准备上了。”山林间农户的鸡鸣声响起,许斌从腰间的锦囊里掏出火药,“什么都别想,我们必须要一举成功,”说着,他举起手把火药往粮仓扔过去。

星星火光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红色的弧线,一瞬间蓝雨的粮仓便燃起熊熊烈火。原本在营帐边巡逻的士兵们一下子都被火光吸引住,个个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边嚷嚷着救火一边呼喊着其他人来帮忙,一时间整个军营的士兵都往粮仓跑过了。

第一个目标达成。许斌盯着黄少天的帐篷,在人闻声走出帐篷的同时扔出一根金色的短剑,直直越过黄少天身边飞到帐篷后方瞬间消失不见。黄少天是何等眼力,他一秒抓住短剑的飞行轨迹,握着冰雨就直接往营帐后方跑。而此时,士兵们都专注于救火,几个近身守卫都没有留意到黄少天离开营地。前期计划一切顺利,许斌再往粮仓扔了一个火药加大火势,然后迅速往黄少天跑的地方赶去。

黄少天追着金色物体来到一个丛林间,直到他抓住那个飞向树干的短剑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下一秒他灵敏地拔剑转身挡下刘小别的突袭,连连退后几步拉开距离稳住步伐。树荫打在刘小别的脸上,黄少天瞪大眼睛看了两秒才把人给认出来,他还在思考这个微草的剑客的目的在哪里,刘小别已经朝他开展了第二波攻击。他一边举剑回击一边展开他的文字泡,“靠靠你们微草的人来干嘛!刚才粮仓的火是不是你们搞出来的,你们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阴招要不要脸,难怪文州说你们最近频频和叶修接触一定是跟他学的太阴险了!!!等等文州不是在兴欣跟你们的大眼祭司谈判吗?靠你们不会是打算在这边拖着我然后去袭击文州吧我跟你们说文州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你们还是让王大眼自己小心点吧!!!”刘小别半句废话都不想跟他扯,专心致志地朝黄少天攻击,他知道自己的剑术在黄少天面前占不到便宜,只能用猛劲飚手速快攻。这次的攻击速度比擂台赛的时候快了整整一个层次,饶是黄少天也一时间没适应过来,只能一边后退一边用冰雨作防卫状态,但剑圣到底不是徒有虚名,尽管看上去刘小别一直压制着黄少天,但实际上刘小别一直找不到空隙击中黄少天的要害部位。刘小别咬咬牙强迫自己增加专注力,那边黄少天虽然节节后退,但嘴上功夫却一直没停,“你们微草是怎么回事要牵制住本剑圣只派你一个人来也太看不起我了吧!啧啧这手速不愧是当剑客的料子可惜啊生在微草太浪费了跟你说既然有胆子来袭击本剑圣到时候输了可别指望我把你放了啊!看剑看剑看剑!!!”

黄少天率先抓到刘小别的空隙,一个侧身闪躲后冰雨直指刘小别的右脚,眼看就要刺中了突然一个盾不知道从那里出现,一下子挡在刘小别和黄少天中间。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冰雨刺在盾上的反弹力直接把他往后推开了几步。

“说好的一对一呢!刘小别你还有没有剑客的自我修养了居然找帮手!!!心太脏了绝对是王大眼教的!诶等等你不是那天在擂台那个骑士吗?哈哈最近日子过得爽吧我说你们微草也太容易被挑拨了文州稍微花点动点手脚就内讧哈哈哈。”黄少天举剑指着许斌大笑,刘小别看着一肚子气,果然是你们蓝雨搞的鬼,我刘小别的人是你们能随便欺负的吗?!这么想着他握剑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手背依稀能看到青筋。许斌反而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他立稳了盾,低声对刘小别说:“大胆上,我会配合你的,到时候我找到机会就直接上大招。”

成。刘小别应了声,握着追魂继续冲向黄少天,这次他的攻击更加放得开,完全不在乎防守的问题。黄少天看着他一身的破绽,但无论击向哪里许斌的防卫都会及时补上。他尝试了几次都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只能改为先攻击许斌,但是刘小别随即一剑直插他心脏位置,黄少天狼狈地后退闪躲,胸口的护甲整个人都被刘小别挑开刺破,他一时没站稳,整个人往后跌跌撞撞地撤退。

好机会!刘小别一个箭步冲向前,许斌立刻会意跟上。黄少天看到刘小别又攻过来,心里暗骂了一句急忙双手握住冰雨防卫,他平衡还没找好,连垃圾话都没空说,一心只想赶紧挡下刘小别这次快攻。可惜这次他的估算错了,刘小别一剑刺过去黄少天用剑挡住却发现这剑的目标不是要害位置,他还没反应过来,许斌已经冲到他身边朝他撒了一脸不知道什么粉。

驱散粉是当年王杰希独家研制出来的秘方,有击退对方攻击恼乱视觉的功能。这个黄少天几年前在战场上也领教过,他一秒反应过来,站定了步伐把剑举在头顶作守卫姿势,一边等着自己适应驱散粉的效果。

等等,为什么这个效果持续力这么强?!等等,为什么我的眼睛好痒好痛?!黄少天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刘小别一剑架在他脖子上,许斌抓住他双手钳在他身后用粗绳绑起来。他朝刘小别使了个眼神,两人确定自己制约住黄少天才松了一口气。黄少天被缴了械。双手双眼都被绑住,但他还是敏锐地分辨出信号弹的发射声音和方向,他倒吸一口冷气,迅速领悟到了什么。

“你们!不会是打算拿我威胁文州退兵吧!!!”话唠的大吼响彻丛林。

“恭喜你,终于猜对了。”

 

 

11

刘小别和许斌压着黄少天回到微草,虽然他们一路行动低调,但刚过城门,这个消息就迅速传遍了微草城的大街小巷,一夜之间许斌就成微草人人怀疑的奸细升级成人人称赞的勇士。

晚上,王杰希一脸轻松地坐着马车回来,同时带来了喻文州同意讲和的消息。据随行的周烨柏说,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麻烦王祭司了,我明天就带人去微草签署停战协议。”

“不麻烦,其实也不用这么急,喻军师可以先回去琢磨两天协议的具体内容,放心我们不会亏待黄将军的。”

“还是不要了,我想少天不太吃得惯你们的饭菜。我现在就回去准备协议的事情,请恕我先行一步。”

王杰希是怎么一举解决喻文州的,刘小别并不太在意,那些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他甚少涉猎,他关心的从来都只有微草的安危和许斌的事情。现在两件事都解决了,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城堡那边有人来问他要不要参加明天的停战会议他也果断拒绝了。

英雄回来的待遇就是不一样,许斌正想着要不要先出去找点吃的喂饱两个人的胃,邻里几家人就齐齐来给他们送来吃食。这十几年来,他们也算是看着许斌长大的,虽然不相信许斌是叛国贼,但是碍于社会压力还是有阵子不敢跟许斌正面接触了。如今看着两个人凯旋归来,连忙大鱼大肉地送上来表示歉意。

许斌倒真没有计较,他本来就是不是记仇的人,加上这几家人一直以来都对他这个孤家寡人多有照顾,如今他铁定是没力气给刘小别做饭了,有抱肚的东西送上门他实在没办法拒绝。

刘小别确实是累疯了,跟黄少天单挑的时候耗尽了他的体力和精神,连看到许斌端进来的大鱼大肉都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机械地把食物往自己嘴里送。吃饱后更是一副下一秒就能睡着的样子窝在沙发上,偏偏他还记得自己浑身脏兮兮的,死活不肯挪到许斌的床上。许斌死拽烂磨才把人拉进浴室里,他糊里糊涂地洗了个澡,躺上许斌家的床一秒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刘小别醒来的第一个意识就是肚子饿得咕咕叫,他迷迷糊糊伸手想去拍许斌,却只拍到一个软绵绵的枕头。

许斌这丫一大早就抛弃我,刘小别一脸床气地把头埋进枕头里,整个人大字型地霸占了整张床。枕头上还残留着许斌的薄荷味洗发水的味道,跟刘小别用的是同一款,刘小别吸吸枕头上的香味,头陷进软软的枕头里,他默默吐槽自己跟个变态似的。

突然刘小别感觉到床的一边塌下了些许,他从枕头里露出半边脸看着许斌抬着一张放满吃食的小桌子坐在床边。这可是少有的待遇,在微草城,早上在床上吃东西是不太规矩的一个行为。但是刘小别安慰自己说,现在已经是午后了不算早上了,而且我昨天拼死拼活了一天今天偷个懒也没什么嘛。他眼睛贼亮地看着小桌子上的食物,一秒放弃掉规矩从被子里爬起来端端正正地靠着床头坐直。

许斌前阵子天天往骑士营跑,家里的存粮早就没了。早上他怕刘小别醒来饿了,就挑了些昨晚吃剩的食材料理,食材数量不多但胜在品种多,许斌每份做些许也满满当当做了一桌子美食。

刘小别在吃的方便从来不跟任何人客气,他昨晚其实吃得不多,现在饿得整个肚子都凹下去了。许斌刚把小桌子搬到他面前,他就狼吞虎咽地解决了一个鸡腿,随后又干掉了一碗的苹果泥和一大杯橙汁。相比之下许斌就淡定多了,等刘小别舔干净嘴角的橙汁,他还悠闲地切着那碟羊肉一小块一小块地往嘴里送。刘小别一口气吃了个七分饱,看着许斌的慢动作有点替他着急,一边说着让我来一边抢过许斌的刀叉给人飞快切开羊肉喂到他嘴里。许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刘小别喂了一大块羊肉把他整个嘴都塞满了。

许斌被折腾了一嘴巴油,十分艰苦地把那块羊肉咀嚼下咽,这边刘小别已经被他的样子逗得在床上打着滚大笑。

这样平常的时光仅仅是过去了一个多月,但仿佛过了很久很久,许斌一晃眼,他曾经以为这样跟刘小别安安稳稳在一起的日子再也不会复返了。

他放下擦嘴的纸巾,俯下身抱着刘小别的腰。

纵使时光飞逝,他或许平淡得乏味,亦或者轰轰烈烈危在旦夕,昨日的阳光也许会一直留在过去,也许会随着时光照耀着今日的清晨,但所幸今天还能紧紧抱着你。

窗外响起庆祝和平的烟花声。

刘小别转过身贴近许斌的脸,阳光透过窗帘散落在床上,他们虔诚地交换了第一个吻。

温柔且深情。

 

End

 

 


评论(7)
热度(9)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