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两个,一见钟情(完(江王/方王/江周

两个,一见钟情。

1.昨晚1点多,一个人在宿舍崴到脚,然后整晚没睡在写这个

2.结果今天起来发现里面bug有点多....写全职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考验我可悲的记忆力

3.关于B市那个初遇的地点把我虐得...我差点被狐帛太太拐到潘家园去了




 

不管经过多少年,江波涛每次来到B市都会想起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情景。

那时候他只是贺武的一名预备新秀,第一次以正式选手的身份随队出征,目的地就是B市。那次是江波涛第一次来到B市,十几岁的少年对陌生的地方总是有抑制不住的新鲜感,那时虽正值寒冬,但漫天的风沙也未能阻挡他好奇的脚步。比赛前半天,贺武安排队员们自由活动,江波涛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围上围巾就出了酒店,随手截下一部出租车叫司机带自己去最旺的地方。

那个司机一看就知道江波涛是第一次来B市的人,特热情地介绍了几个地方。后来江波涛回想起来也不记得自己当时听进去了多少,反正稀里糊涂地在王府井下了车。一下车一阵冷风就吹过江波涛的耳朵,他下意识打了个冷颤。抬头正好看到一家店的橱窗挂着好些袖扣,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些袖扣太美还是图新鲜,江波涛自然而然地走进了店里。

那时的他,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怀着满腔热血一步步往荣耀职业圈靠近,被前辈们期待着被身边的人羡慕着,他也没因此而骄傲,依旧是一副好相处的性子,到哪里都能跟别人打成一片。

寂寞、迷惘、失落,这些东西从来没在江波涛的人生中出现过。

 

江波涛挑了两枚,一枚是金绿色的猫眼另一枚是赤红的石榴,但踌躇着选不下手,店里的向导小姐嘴巴一直没停过,不断地帮他分析买这个什么什么好买那个什么什么好,突然话锋一转招呼起了别人。

“欢迎先生,请随便挑选。”

一个黑色的身影走到江波涛身边停下了脚步,伸出手拿起江波涛挑的猫眼细看着。江波涛抬起头,看到和自己同一款的黑色羽绒,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少年,一双不对称的眼睛格外引人注意。

不单单是因为不对称,更多的是因为眼神。

那双眼睛里,那股坚不可摧的力量是什么。

那是江波涛对王杰希的第一印象。

那时江波涛还未正式在世人面前一展壮志,自然没有人认识他。但是那时候,谁不认识王杰希?B市微草战队的队长,第三赛季的最佳新人,带领微草刚刚勇夺第五赛季冠军。

而这么一个传奇,现在就站在江波涛身边,一脸平静地挑选着袖扣。

“这个卖多少钱?”王杰希没有像江波涛这么犹豫,才不到两分钟就开口问价了。

“额…”店员有点犯难地看了江波涛一眼。

“没事,我要这个就行了。”江波涛回过神,随手拿起石榴石,价钱都没问就开始掏卡了。

等店员刷卡的时候,他不小心对上王杰希的眼睛,对方轻轻点了点头。

江波涛木讷地点了一下头表示回应,眼角瞥向已经扣在别人袖口的那枚袖扣,突然觉得自己手上这枚黯然失色。

或者,只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显得格外珍贵吧。

 

 

 


第二天早上,贺武客场对战微草。

毕竟是江波涛第一次出赛,说不紧张是假的。在备战室里他有些坐不住,但是看着淡定的前辈们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实在忍不住了,他向队长知会了一声,还没得到答应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十分钟后,洗了把脸的江波涛总算平静下来了。他走出洗手间正打算回去备战室,却发现自己不记得回去的路了!他来之前仔细研究过微草的每一个队员,分析过有可能出现的每一张地图,但是并没有分析过微草赛馆的地图啊!怎么办怎么办,江波涛看了一眼手表,完了再不回去就赶不上了,第一次比赛就迟到?这样他的正选路途估计就走到尽头了!

“….你好。”

这句问候声对于现在的江波涛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他连忙转过身一脸感激地看向说话的人。

“贺武的…..队员吗?”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贺武队服的人,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贺武有这一号人物吗?下一秒他就想起队里的人说过贺武这一场会有一个新秀上场,所以,是这个人吗?王杰希不禁打量起了这位跟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年。

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王杰希想了想,谨慎地开口,“昨天在王府井买袖扣的那位?”昨天江波涛戴着围巾遮住了半边脸,他不是很确定。

“是我是我!”江波涛此刻也顾不上这么多了,“麻烦我想问一下备战室在哪里?”

王杰希楞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客队备战室,虽然并不是很情愿,但想起某人的话,还是很有礼貌地开口回答:“就在前面右转,我带你过去吧。”

从洗手间走到客队备战室这条路只有短短的300米,江波涛此后走了很多次,但即使是后来在季后赛上轮回和微草殊死一搏之时,他都没觉得这条路这么漫长这么平静。他走在王杰希身后,保持着落后一步的距离,木质的地板上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响起他和王杰希脚步声,江波涛举起手捂住胸口,心跳声清脆响亮。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站在备战室门口,王杰希转过身看到江波涛的这个动作,略带担忧询问。

“没….只是紧张罢了。”江波涛垂下了手。

是啊,只是紧张罢了。

 

 

 

江波涛的第一个赛季,就这么开始了。

成为职业选手后,跟王杰希认识就变得顺其自然了。进去职业选手群那天,他还没来得及改群名片就已经有人开口问了。

“这位新人是谁家的,速速报出身价底细。”

“新人新人新人哪里哪里哪里来了新人我怎么不知道!!!!!!!!!!!!!!!!!!!!!!!!!!!叶修你不要脸的对新人友善一点万一是个妹子怎么办!!!!!!!!!!!!!!!!”

“各位前辈好,我是贺武的江波涛。”经历过职业赛洗礼的江波涛,已逐渐显露出他的沉稳力,面对一刹那的刷屏没有半点措手不及。

“江波涛来了?欢迎。”打字的是微草-王杰希。

“王大眼,这语气听着好像你们很熟啊。”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有奸情有奸情!”

“你以为每个队都跟你们蓝雨一样没妹子吗?思想能不能别这么龌蹉啊。”

“谁龌蹉了你最没资格说别人叶修来PK来PKPKPKPKPKPK!!!!!!!!!!!!!!!!!!!!!!!!!!!!!”

只有这个人,一开头江波涛就没法顺利地接下话题。

谢谢欢迎,

你还记得我,

我们是朋友。

“有新人来你们就不能稍微收敛一点吗?别把别人吓走了。还有奸情这个词留给你们蓝雨就好了,请不要用在我家小魔术师身上。”

一盆冷水扑到江波涛身上。

 

是啊,自己算得了什么,这个人才是王杰希心中的无坚不摧。

江波涛双手离开了键盘,眼睛失神地看着那个名字。

微草-方士谦

 

 

 


第一次到B市,江波涛遇到了王杰希;而第一次到S市,江波涛遇到了周泽楷。

轮回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强队,但自从第五赛季打出一张王牌后,队伍啪叽就进了季后赛(相信我这不是我的原话)。

这张王牌,一枪穿云,操作者就是现在站在江波涛身边的周泽楷。

打完比赛,贺武订了第二天中午的飞机,江波涛打算趁晚上的空闲时间到S市转转。

但是为什么会遇上对方的王牌啊。

江波涛有点无奈,他虽然社交技能点在贺武出了名的高,但是并不表示他有兴趣跟轮回的王牌结上什么深刻的交情。但是,人家都走到自己身边了,不理好像有点不礼貌。

江波涛看了看身上没来得及脱的贺武队服,深吸一口气挂上招牌的官方式笑容主动跟周泽楷打招呼。

“周队,怎么这么巧,你也出去吗?”

“…嗯。”

“…”江波涛没想到对方回答得这么简明扼要,饶是口齿伶俐的他也遇上了冷场的情况。

“额…听说周队是S市人?那应该对这一带很熟悉吧,有什么好吃的店介绍一下吗?”江波涛想借此快点离开,而且他的肚子确实饿了,比赛前只吃了一个苹果。

“嗯,吃饭。”对方回答得依旧简单,这下江波涛真的犯难了,这是什么回答啊。

“走吧。”江波涛还是想好对策,周泽楷已经迈起了步伐往前走,江波涛心里是千万个不想跟无口一起沉闷地吃饭,但是,为什么脚步就是跟上去了?

江波涛快步跟上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周泽楷,从侧边能看到那副被称为联盟上下最养眼的皮囊没有露出一丝情绪。

 

周泽楷带着江波涛穿街走巷,绕了几个路口才走到一家火锅店门口。他没有走正门,拐了个弯顺利地从后门进去,上三楼,走进一家包厢。

老板一脸熟络地上来跟周泽楷打招呼,又递上两份新出的菜单。既然是客人,江波涛也没有客气,打开菜单随手点了几样自己喜欢的菜,周泽楷没有说话,手指在菜单上指指点点了几下也收起了菜单。下单的时候江波涛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意外地发现周泽楷点的跟自己几乎都一样。

等待时候又是对江波涛的一场考验,他自动撩起几个话题都被周泽楷的“嗯”“很好”等等一句带过,但是此后全程再无冷场,周泽楷回应得逐渐频繁,几乎江波涛没说一句话他都会出声。

聊了一会,菜也差不多上齐了。江波涛正打算拿筷子,周泽楷却意外地开口问:“吃辣吗?”

“啊?哦哦能吃一点吧。”江波涛心里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吃辣能力,保守地作出了评估。

“三种辣酱,都来一份。”这是江波涛今晚听过周泽楷说过最长的一句话,是对服务员说的。

很快,三份辣酱都上齐来了。周泽楷拿起筷子试了一下味,“甜辣、中辣、劲辣。”他一边说一边依序把辣酱推倒江波涛面前,“额….”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这次江波涛已经猜到了。

“周队是想让我自己选择适合的辣酱吗?因为你觉得吃火锅还是有辣比较好,但是不知道我能吃到什么程度?”

周泽楷点了点头。

“谢谢。”火锅开始沸腾,白花花的热气窜到笑脸上,暖意如一枪穿云在赛场上势不可挡的攻势一般,直入江波涛心底。

 

“小周,原来你在这里啊。额…这位是?”突然一个男人打开了包厢的门,一脸惊喜地看着江波涛,“贺武的魔剑士?!”

“嗯,贺武,江波涛。”周泽楷主动介绍起来,“我们老板。”

“您好,很高兴认识你。”江波涛起身跟轮回的老板握手,心里好奇着为什么对方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并不是每个新人都能像王杰希这样光芒四射,但是做到江波涛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半赛季下来,虽然贺武的成绩依旧不怎么样,但是江波涛已经在联盟打出了几分名声。冬季转会之际,几家豪门都对他伸出了橄榄枝。原先贺武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都知道江波涛当初选着贺武的原因是他懒得离开本地。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转会窗口开启的第二天,江波涛都答应了轮回的邀请。虽然江波涛的资质出众,但是贺武没财没势,轮回爽快地开出好价格他们也没什么底气跟对方争夺。就这么,江波涛十分顺利地转去了轮回。

来到S市那天,天下着密密麻麻的细雨,战队经理和周泽楷亲自到机场接他。周泽楷开口说了一句“欢迎”然后替江波涛接过行李箱,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反而是经理一路上不停地跟江波涛介绍这个介绍那个。大概是因为雨天,车子开得并不快,江波涛一边圆滑地回应着经理一边望着车窗外的雨。

这样,站得更高是不是就更靠近你的世界了。

 

经历过周泽楷之后,轮回的经理对江波涛是一万个满意,把江波涛送去宿舍后,跟老板汇报时是左一句好右一句好。

事实证明,经理并没有夸大其词。接下来的记者招待会上,年经轻轻的江波涛展示出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稳重,不仅淡定地回答完记者的全部问题,还几次替周泽楷圆话,救下几次冷场。那些采访周泽楷采访到哭的记者们见到江波涛简直跟见到救世神一般感激,第二天铺天盖地的都是对江波涛赞口不绝的报道。轮回的老板也亲自下来对江波涛的表现表示出认可。

江波涛谦虚地和老板说了几句话,便回到位置上开始练习。周泽楷的位置在他右边,待江波涛坐下后,他停下了操作静静地看着江波涛。

“有什么事吗队长?”江波涛被他盯了几分钟,只能放弃训练自动询问。他才来到轮回不到一星期,凭着同寝室和强大的社交能力,已赫然成为全轮回上下最善于与周泽楷交流的人了。

“你,不开心。”周泽楷面不改色地。

是问自己为什么被老板表扬完之后没有开心吗?江波涛无奈地在心底自嘲了一下,果然演技还是不行啊。

“那不是我来轮回最主要的作用,并不是什么值得特别高兴的事情吧。”江波涛这么回答着。

“哪是…什么”对方继续面不改色地。

问我是为了什么而来轮回吗?江波涛楞了一下,这个问题真的没有人问过自己。贺武的队友、家人、轮回的老板…..,没有一个人问过。

上飞机前往S市之前,江波涛发了一条短信给王杰希。

“我要去轮回了。”

“确定转会了?轮回是不错的选择,加油。”王杰希的手速一直很快,这也是为什么江波涛偏好跟他聊短信的原因。

江波涛,你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的。

 

“那自然是为了冠军。”江波涛扬起对记者的招牌式笑容给了周泽楷一个答案。

“我给你。”对方的回答,毫不犹豫。

江波涛再次愣住了。

 

这半年来,江波涛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心,变得越来越圆滑,说话越来越官方,但是只有这个人,这么认真地回应自己。

承诺,

铿锵有力。

 

 

 


几年职业生涯下来,江波涛趁放假共偷偷跑去B市三次。

第一次,他走到微草门口站了半小时,然后去对面的网吧拖王杰希陪自己去新区刷了一天限时任务。

第二次,他大半夜从烤鸭店出来时,正好看到王杰希在对面马路买豆汁。他居然下意识躲了起来直到王杰希离开才快步走出来截了一部出租车回酒店,之后一天没出门。

第三次是第七赛季结束后,他自己一个人闲逛了一天,以无聊为借口打了电话给王杰希。最后他去了王杰希宿舍两人单挑了一整天。

单挑到1点,王杰希接了个电话,江波涛依然专心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无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依稀只听到空调运作的声音和王杰希刻意压低的说话声。聊完电话,王杰希就表示不打了,同时以太晚为由很自然地留江波涛在这里过夜。

晚上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其实也不算挤,因为床很大。微草和轮回一样是双人宿舍,但是方士谦刚刚宣布退役,宿舍就只剩下王杰希一个人了。本来江波涛说要去另一张床睡的,但是王杰希一时间找不到多的被铺,就只能让江波涛将就了。

这怎么会是将就?

靠着窗口射进来的一丝微弱的月光,他看着王杰希的手出神。

十只修长的手指,刚才和自己单挑时飞快又不失优雅的手速,变化莫测的魔道学者技能。

两个人面对面,交缠在一起的气息。

江波涛一夜无眠。

 

轮回刚开始跟江波涛接触时让江波涛很是意外,但对方态度十分诚恳几乎可以说是志在必得。江波涛本来多少有点犹豫,但是看着微草高居榜首的常规赛排名的一刻,他心底突然涌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想要,改变现状的决心。

 

 

 


职业联盟第八赛季,轮回战胜劲敌蓝雨,荣登新科总冠军宝座。

颁奖的时候,周泽楷带头,江波涛押后,领着全队走上最高的荣誉奖台。虽然不是轮回主场,但是仍然有随队的轮回球迷在场边呐喊欢呼。

那一刻,江波涛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

他从主席手上接过证书,站在举起冠军杯的周泽楷身边,抬起头,正好对上坐在贵宾席上鼓掌的王杰希。

他之前开玩笑地发短信叫王杰希有空来捧个场,结果他真的来了。

或者,只是来观摩一下罢了。

王杰希看到他,对他笑了笑,鼓掌的手举高了几分。

江波涛挂上官方式的笑容跟周泽楷一起谢幕然后走下台。

去新闻发布会厅的路上,正好可以隔着玻璃看到蓝雨赛馆的门口,江波涛一边走一边往外看。

远远的,他看到王杰希走出赛馆,远远的,他看到方士谦站在赛馆门口等着王杰希,白色的衬衫袖扣闪耀着金绿色的光芒。

江波涛永远都认得那枚袖扣,他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方士谦就站在王杰希身后,他亲眼看着王杰希从自己手边挑走了那枚袖扣送给方士谦。

第六赛季到第八赛季,那枚袖扣光芒不减,而他的心,却不再黯然。

“到了。”周泽楷停在发布会厅的门口,侧身让其他队员先进去后紧紧地握住在发愣的江波涛的手。

“喜欢…红色。”是周泽楷的声音,他握着他的手,手背刚好触碰到江波涛袖口那枚赤红的石榴石。

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们紧握的双手之间产生,推动着江波涛往前走。

江波涛的笑容重新挂在脸上,但不再是官方式的笑容,而是一种温柔信任的笑。

他就这样,被周泽楷拉着,坚实地踏进了发布会厅,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泽楷身上。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挺直着背站在大家面前。

江波涛跟着他,走上讲台,坐在他身边的副队位置上。他们摆正了麦克风,主持人宣布发布会开始。

开始吧,我们的新纪元。

 

 

 


评论(14)
热度(48)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