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某日的三题[其实只有两题]#出猿#

背景设定是出云在S4. 

8月的时候答应给 君澄 的三题。

但是后来写了两个就忘了.....

------------------------------------------------------------------------------------------------------- 

[想传达的话语]

 

在一起整整30天,草薙出云每天下班都会在S4楼下等伏见一起回家。

 

刚开始伏见觉得很别扭,无论是室长和副长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笑容,同事们一脸热情地跟草薙道别,还是即使自己多次拒绝了没法起效,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不知如何应对。

 

所以这一个月以来,伏见每次跟草薙在回家的路上都开口说过一句话。

 

“小伏见为什么都不说话?”

 

我该说什么。

 

“没什么要说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是的,小伏见都没什么想跟我说的话吗?真是让人伤心啊。”

 

其实好像真的有什么想说的。

 

“呲,没有就没有….”

 

但是就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直到有一天,因为临时的工作,伏见加班到凌晨1点多。雪天的夜幕格外的寒冷,伏见走出办公大楼也忍不住拉紧搭在脖子上的围巾。S4办公大楼的门口,只见草薙随意地靠在门口的柱子边上,双手插在黑色风衣的口袋里,脖子上是跟自己同一款式的CK围巾,他嘴边叼着半根烟仿佛发现了什么地抬起头看向伏见,对他扬起熟悉的微笑。

 

那点点烟火在皑皑白雪的前方,仿似大海中的一盏明灯,照亮了伏见风雨漂泊的前路。

 

 

 

想传达的话语,不知道该如果传到你心里,或者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感谢你传达给了我真切温暖的的曙光。

 

 

 

[牵手]

 

“草薙出云?”

 

看到出云在早会上第三次走神,淡岛副长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了。

 

“啊,抱歉小世理,不,副长,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出云立马回过神一脸歉意地向眼前这位还没习惯新称呼的熟人保证。

 

“伏见今早请了病假,你去他家拿几份报告回来吧。”

 

淡岛叹了一口气,实在是不习惯责怪面前这个熟悉的“新人”。

 

伏见生病了?难怪一早上都没见到他。出云在心中默默念叨着,抬起头再次看到眼前人不满的神情。

 

“抱歉抱歉,副长我马上去办。”

 

啊,还真是不习惯S4的工作步伐咧。出云这么想着,马不停蹄地拿起外套快步走去伏见家。

 

 

 

来到伏见家,某人娴熟地从自己口袋拿出钥匙打开门。一进门入眼的便是一片狼藉的客厅,方便面啤酒瓶还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药撒满了桌面。出云随手拿起几片药看了一下,无奈地叹气,“居然把胃药感冒药和止痛药打乱放在一起,还有这个….不是应该在禁药范围内吗?”

 

“草薙桑….你是怎么进来的….”

 

出云听到声音回过头,只见伏见一脸倦意地望着自己,一只手无力地撑在房间的门栏上。

 

“是副长叫我来拿几份文件的,小伏见看来真的病了并不是请假的借口啊。”

 

出云笑着忽略了那个最重要的问题,一跨步走到对方身边稍稍一用力硬是扶着人回去床边。

 

“呲,原来是副长叫…..才来的….”

 

虽然不满出云忽略了自己的问题,但是伏见对他轻描淡写的功力实在是见识惯了也懒得计较,这么嘀咕着任对方把自己扶回床边,无力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倾向对方怀里。

 

“怎么?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吗?”出云嘴角的笑意加深,忍不住继续调戏怀里的少年,“难道小伏见希望我说是特地来看你的?”

 

“并…并没有….”被人识破心事的伏见不禁警惕起来,原本因为生病而毫无血色的脸也浮起了一丝红晕,“文件在外面的抽屉里,拿了快走别打扰我休息。”伏见躺回床上转身背对着出云,赌气地闭上眼睛。

 

但是过了几分钟,似乎没有声音了?

 

伏见正好奇地想睁开眼,突然感到一个昏沉的影子压向自己,一个温热的吻稳稳地落在自己发梢边。

 

“抱歉小伏见,似乎说错话了….那你好好休息吧…”面对小情人的赌气,出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正准备转身离去,突然感觉到手被人拉住了。

 

“别…别走…”

 

“小伏见别担心,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出云有点失笑,他麻利地动了动手,摆弄成和伏见十指相扣的姿势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并坐在床边,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对方的眼睛。

 

“这似乎是我们的第一次牵手?”

 

伏见重新闭上眼安稳地步入梦想,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了这句话,嘴角也难得扬起一次笑意。

 

评论
热度(7)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