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08-09

<流年如许>完售后,我就把这事给忘了..。



08

城墙外的战事越发激烈,在许斌的强烈要求和方士谦的保证下,刘小别十万个不情愿地尾随许斌到城墙上重新开始巡视工作。这几天蓝雨的攻击集中且猛烈,多次进攻都接近城墙下方。许斌增加了城门的守卫人数和轮班次数,以确保大家可以保持最佳状态随时迎击。

而刘小别每天跟中了邪似的,天天寸步不离许斌的身边,督促他注意休息、督促他按时吃饭,往日大大咧咧潇洒自如的少爷,如今跟个保姆一样,唠唠叨叨地照顾着许斌的生活。许斌那天晕倒的事情在他心中留下了很重的阴影,没个三五天他就请方士谦来给他检查身体。方士谦这辈子都没过过这种大材小用的日子,但他再不问世事都不会对战事毫不关心,每次来复诊都跟许斌问长问短,还时不时给守卫提点意见。

这天,方士谦循例来给许斌复诊。正巧城墙外响起一阵激烈的炮火声,一众人闻声跑上城墙观望。突然,一个并非衣着骑士装的男子从城墙一个角落冒出来,举着刀大喊着往许斌那边冲过去,许斌下意识把自己身边的方士谦扯到身后护着,那边刘小别飞快拔剑直插来者的心脏,男子当场死亡。

许斌心里楞了楞,近日微草城内出现了不少陌生男子袭击官员和平民,城里对城门这边的守卫多次提出质疑和不满。与此同时,城中有人相传,说许斌是蓝雨派来的奸细,那些行次者都是许斌偷偷放进来的。如今微草在战场上输着一截都是许斌的错。许斌并不是在意别人怎么说自己,但是这些流言多少对他的工作还是有些影响,万一上头的人信了,他就只剩下死罪一条,而他手下的数千名将士都有可能受到牵连,而且现在刘小别天天和自己呆在一起,要是有心人要诬陷,怕是也不会放过刘小别的。

许斌蹲下身去翻查男子的衣物,那人身上穿着微草平民的常服,明显是在城内呆过一段时间的,而且现在他在城门下了重兵,没有通行证不许任何人进入城内,这下不难推断出那些人是早已潜伏在微草内部,并不是所谓的被人从城门偷放进来。这些,恐怕都是蓝雨的死士吧。

那就是有人故意诬陷自己?!许斌心里有点慌,他怕这些诬赖会影响自己和骑士营的工作、怕自己不能继续为微草工作、怕这是蓝雨的计谋怕城堡内部有奸细。况且他现在还不能死,虽然突如其来的战争让他不方便问刘小别的答复,但是他既然说出来就不怕冷,哪怕拒绝都好,他喜欢可以好好地等到战争结束后,静心听到刘小别的答复。

 

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上头的调查通知下来得急,许斌赶回营帐时奉命来审查他的祭司早已坐在席上等候。对方披着一身黑色披风遮住半张脸,清清冷冷地低声和许斌刘小别说明了来意,没有半点客套。许斌和刘小别倒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这位祭司大人姓王名杰希,虽然平时看上去生人勿近,但却是万事以微草为重,为人处事公平公正,这趟上头派他过来至少可以不用担心是什么针对自己的党派人士。

刘小别规规矩矩地坐在许斌身边默不出声,他作为一个贵族本该跟城堡里的人比较熟络,不过王杰希平日里不苟言笑,对工作以外的事情一概不感兴趣,尤其是工作的时候严肃认真得很。刘小别对他怀抱着万岁敬意,在这个人面前格外小心谨慎,心怕做了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被对方盯上。反观许斌天生就是内敛的性子,对王杰希既是尊敬又不失认可,前两年工作上两人接触过几次,倒是能时不时聊上几句,既然比起刘小别还和他更亲近几分。

许斌命人奉茶上来,回过头朝来人说,王大人有什么要问不妨直说,我许斌定当全力配合。对方也不含糊,上来直截了当地跟许斌讲诉了早会上那些老头子们争执不休的话题。最近的话题自然跟战争是密不可分的,每天除了听取军政处的战况报告之外就是争论现在处处被蓝雨压着打到底是谁的错,军政处推给民政部民政部推给参谋处参谋处推给后勤处后勤处推给前线前线又推回给军政处,王杰希听了一天半句有意义的话都没有,饶不是他生性清冷,怕是早已拍桌大骂了。后来不记得是谁突然提起最近城里流传的关于许斌的流言,桌上那些老滑头们议论纷纷,有人说从外邦来的到底是不可靠,有人说这可是城主钦点的首席骑士,反对他就是反对城主,有人说平时看许斌老老实实的样子想不到是个白眼狼,也有人说另可错杀不可错放,让他身居高位到底不利于安抚人心。这下王杰希终于听不下去了,他早年出于许斌的身份,也协助城主对此人做了一系列调查,后来也亲自在工作上接触过,对许斌的印象和评价都相当高。如今眼下这些人找不到突破口就想把许斌推出去这种事他必然是看不下去的,在他看来许斌不仅不是卖国贼更加是守城必不可少的人才。

当然高冷的祭司大人不会做出义愤填膺没有根据的辩驳,他就轻轻站起身来,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既然各位怀疑许少校,那这件事就由我负责调查吧。”他在这个会议厅里可以说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但在场没人敢反驳他。王杰希在微草城的地位仅次于城主,但是实际上他有权管辖微草的大小事务,甚至可以正面与城主辩驳,全微草的人都以他为信仰敬重他,只是他一心为微草办事,从来不参与争权夺利的事,平日深居简出,才没有给留下什么位高权重的感觉。

他认真起来该有的威严一点都不缺,开口说的是提议的口吻,但下头除了赞同声再也没有别的异议。王杰希风行雷速,即刻招来马赶往城边的骑士营,他早年也是驰骋沙场的骁勇将领,当初领着微草的千军万马横扫联盟各城敌军所向无敌,如今骑马的速度一点都不输当年,后面的传令兵早已被甩到后方才导致通知延误。

许斌安安静静听完王杰希的陈述,现在对方态度很明显,他不怀疑许斌但是也说不上无条件信任,现在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许斌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这证据哪里是说想找就能找得到的?

许斌沉默不语地思考着,王杰希端坐在位置上静静地品茶,丝毫没有开口协助或者离开的意思。刘小别坐在一旁心里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但眼前这两个人都一声不吭,他一时间也找不到说话的突破口,只能在心底里干着急。

一时间营帐里只剩下细微却清晰的呼吸声。

 

 

09

谁都想不到,打破僵局的竟然是第四个人。

不同于正处于专心思考状态中的许斌,刘小别可是着急地频繁偷瞄两人的动静,所以方士谦进来的时候,王杰希握住茶杯的手硬生生愣住的动作如数没入刘小别眼中。

当年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人领兵力守微草的佳话至今无人遗忘,但战后一位身处幽堡高位另一位退隐山林,从此再无交集。在旁人眼中,他们这次相遇顶多就是旧日战友重逢的煽情场景。但是刘小别什么人啊?往昔那点贵族秘史耳濡目染也多少听过一些,如今方士谦一句“嗨杰希好久不见,能在营帐重逢也算是缘分啊。”便轻描淡写地走进来找了个位置坐下,一抬头满脸慈父的纯良表情让刘小别不由打了个冷颤。

“你怎么在这里?”向来冷淡的王杰希难得皱起眉,语气中毫无掩饰的是措手不及。刘小别拉拉许斌的衣袖,许斌立马会意地闭上准备打招呼的嘴,乖乖地看着正在对视的两个人。其实他心里也是急,他没听过王杰希和方士谦之间的陈年旧事,现在虽然也知道不是该开口插话的好时机,但毕竟关乎自己和骑士营的未来,要是真出什么差错,他在微草肯定是呆不下去了,那自己跟刘小别的事肯定也是告吹了,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希望话题被偏移。

不过事实证明许斌想的很是多余,王杰希和方士谦对视了几秒后剧情却没有丝毫进展,王杰希率先开口说:“我是来处理骑士长的事情的。”方士谦漫不经心地把桌上的小番茄握在掌心把玩,双眼死死看着王杰希笑得越发灿烂,“杰希啊,许斌的小命可是我千辛万苦救回来的,看在咱们昔日的情分上你可不能让我白救一把啊。”

许斌心里恨不得吐槽这个假正经的方士谦一千字,这个微草城里居然还有能这么顺口地一句一个杰希地喊祭司大人,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等等我明明只是胃病和休息不足而已,前天还抱怨大材小用的那个医师哪里去了?!还有小别为什么要拉我衣袖你们有昔日什么情分啊?!

当然这话只能深深埋在心底里咀嚼下咽,王杰希轻声冷笑了一下,转过头对许斌说:“我觉得,与其找办法证明的许少校的清白还不如直接让你立个大功,拿成绩说话是最治本的方法。”

“可是这个时候,除了击退蓝雨还有别的值得城堡里的人关注的大功吗?”刘小别立刻反应过去,问题一出口就直戳要害。

“要说把蓝雨击退也不是很大难事,现在喻文州给我们找绊子,我们也给他心里找点绊子就好了。”方士谦坦坦荡荡地一脸在聊晚上吃什么的表情开口。周边三个人一时语塞,这事有这么简单吗?要是蓝雨这么好解决我们用得着坐在这里烦心吗?城堡里那些老头子用得着天天开会讨论吗?方士谦眼中集满了三人不解的疑惑脸,一本满足地从药箱里拿出一封信,“前两天我跟叶修,哦就是兴欣那个混蛋情报贩子,我找他买点蓝雨的资料,然后他给我看了十分有趣的东西。”他一边说一边把信递给王杰希。

“方医师不是要退隐江湖不闻凡间俗事吗?”王杰希懒得跟他争辩,接过信低头读了起来,越读他的神情越来越丰富多彩,连开口的称呼都忍不住改了,“方士谦这...这情报也是..相当值回票价啊。”

刘小别和许斌还处于迷惘状态,看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压根没抓住重点。直到王杰希说:“就这么决定了,把黄少天抓过来就万事解决了。”

这两个人说话懂不懂什么叫坐着说话不腰疼?!黄少天可是蓝雨的王牌啊,且不说他真人剑术高超,人家身边肯定带着不低于一个小分队的护卫,所以说要近距离解决黄少天几乎是不可能的,要说真的这么容易解决,用得着打架吗?

刘小别没忍住,恍恍惚惚地开口问出他最担忧的问题:“那你们打算派....谁去...把人掳过来?“

方士谦笑得两只眼睛都眯起来:“难道你打算把英勇救你家这位于水深火热顺便拯救微草于危难之间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让给别人做的?”

这句话定语有点长,刘小别咽下一口口水楞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方前辈...。”

“哦原来许少校不是你的人吗?哎杰希我真是老了,眼力越来越差了。”

“...不...。”刘小别心里的小狼郁闷地缩成一团,老子还没想好这么更好地回复许斌呢!前辈你这么加快进度读条太犯规了!

好吧,就是我的人。

他紧紧握住许斌的掌心,坚定毫无犹豫。

“我去。”

这头许斌还没来得及感动一把刘小别是不是变相答应自己了,那头王杰希就一盆冷水扑过来。

“你说得倒轻松,刘小别单挑黄少天占不了多少便宜,而且按喻文州的性子,收到半点风吹草动绝对立马派支援过去。”

他没直截了当说刘小别打不过黄少天已经很给面子了,刘小别的热情一秒被浇灭,低下头默不出声。

“谁说让刘小别一个人过去了?杰希大大难道你还打算光明正大地跟喻文州过招吗?哎当初那个声东击西把人家蓝雨一粮仓都烧光的小队长哪里去了,岁月快还给我。”

“闭嘴。”王杰希一对大小眼把刘小别和许斌满脸的“祭司大人看不出来你当年这么皮”神情瞪了回去,慢悠悠地对他们两个下指令,“明天中午1时,我约了喻文州在中立的兴欣境内谈判,你们趁那个时候出手。许斌你也一起去,上头那边由我去担着。”

“是。”刘小别和许斌齐声应下。

“给你们点宝贝,带着随便用,不要客气地给蓝雨使绊子。”方士谦从药箱里掏出两个小锦囊,“绿色那个是驱散粉,可以阻碍敌人的视线,红色那个是便携火药,学着你们祭司大人把他们粮草都烧了,让他们蓝雨老是炫耀自己的食物好吃。”

王杰希不屑地看了一眼,“驱散粉是我做的。”

“这是改良版,我往里面惨了胡椒粉。”

刘小别凑到许斌耳边嚼舌根:“总觉得有点明白当初咱们是怎么大胜蓝雨的了。”

 

夜幕降临狼藉的战场,白月光打在草地上,照亮了这片土地难得的宁静。刘小别和许斌花了一个下午潜伏到蓝雨的营帐附近的山丘后,借着营地依稀的火光看到黄少天的身影在指挥着士兵们搬运着粮草,稍远的距离隔绝了黄少天絮絮叼叼的话语声,只能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个不停,一边还自己扛起一袋米往粮仓里搬。

许斌举着望远镜仔细确认着蓝雨粮仓的具体范围,一边在脑海里过一遍明天的计划。他们要在这里潜伏一晚上,午夜的气温下降了不少,许斌性子怕寒,在山丘后窝了两个小时肩膀都快缩到下巴了。待到黄少天走进帐篷内熄下灯火,许斌才放下望远镜压低着声音跟刘小别说话:“暂时没什么事了,你要不要先睡会?”话声未落,一件外套披在许斌肩上,许斌还没转过头,只觉得一阵温热的气息挠得他耳朵直发痒。

是刘小别的气息。他们两个当了这么多年兄弟,也不知道同床共枕过多少回了。一开始是刘小别每次离家出走都往他家钻,后来刘小别到他家吃饱喝足懒得动就习惯性赖在他的床上不走了。许斌曾经也建议过说不如买个更大的床或者多买一张床,让刘小别睡得舒坦点,只是刘小别每次都一脸无所谓地拒绝,“两个大老爷们这么计较干嘛,能睡就成,我觉得你家这床挺好的,小爷我跟它有革命情谊!”

后来许斌知道自己对刘小别有那么一点不正经的心思后,每次和刘小别睡都会半夜醒来听刘小别的呼吸声。他不知道自己图什么,他向来不是个贪心的人,以前觉得自己的要求很低,只要能陪在刘小别身边就好了。但是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容易激起人的占有欲,许斌跟刘小别表白的时候多少有点冲动的成分在里面,话说出口他才知道后怕。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有那点小心思想更进一步,可是他本来很有信心把这点小心思藏得妥妥帖帖的,结果现在好了,对方还没发现自己就先暴露出来。

或者这条路本来就走错了,他许斌从来都没有对刘小别设防,想瞒着人根本是痴心妄想。

刘小别靠在他背后,山丘后面隐蔽的地方有点窄,两个大男人蹲在那里显得有些拥挤,他的脸靠近许斌的耳边,湿热的气息从嘴边流出,触碰到冰冷的空气一秒便化成白烟融在其中。他伸手绕过许斌的肩膀,半搂着人的姿势接过望远镜看着蓝雨的营帐,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许斌,你真的喜欢我?”

废话,不都跟你表白了吗?许斌默默腹诽了一句,距离表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不可预知的事情,一次次措手不及让他和刘小别压根没时间和心思去考虑儿女情长。他一度认为这是天意,是上天不让自己得到那个答案。但他许斌什么不多,就是耐性多,他暗恋了刘小别这么多年,也不在于多等着几个月,况且如果刘小别真的没这心思,这么轻描淡写任由时间冲淡了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刘小别表现出来的行为还是愿意跟他往来的。说得没出息一点,就是只要不失去刘小别,他不介意等不到答案。

“嗯,对。”刘小别的气息和手臂钳住了许斌所有的动作,他只能静静蹲在原地保持原来的姿势。

“我..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兄弟。”刘小别说话断断续续,声音很小,但在许斌耳边每个字都清晰明了,“我也没喜欢过别人,我知道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我喜欢你做的饭菜,喜欢你陪我骑马去草原闲逛,喜欢什么事都告诉你,看到你跟别人要好我会吃醋。”刘小别很少这么掏心掏肺地跟许斌说话,他大部分时候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犹豫磨蹭的一面,在别人眼里的刘小别向来都只有想做就做和不感兴趣就爱理不理。

“早上方前辈说让我来救你的时候,我心里想他说的挺对的,不仅是帮你救你,凡是跟你有关的事都应该跟我有关系。”刘小别放下望远镜,侧过头贴紧许斌的脸颊,“许斌,等仗打完我们就在一起吧。”

许斌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刘小别挥着剑一手拽着他在一群小混混中突围而出。两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奔跑,是个和现在一样的黑夜,只是那天下着细细碎碎的雨把他们两个淋了一身狼狈。他小小年纪独自来到微草,担忧孤独恐惧等一切负面情绪一直被他深埋在心底里,却在那一刻统统爆发出来。他还记得那天还没有自己高的刘小别回头抱着自己,他的眼眶有股热辣辣的感觉,只依稀记得刘小别在他耳边说:“许斌,以后我会成为微草最棒的剑客保护你,我们一直在一起,看谁敢欺负你。”

这句话彷如隔了一个世纪般让许斌眷恋,又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从未离开过、一直温暖着他。

“好。”


评论(3)
热度(7)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