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江周】半泪歌

       当年收录在<泽周皆木>里的文

        这个年轻的队伍,一定会再登巅峰的。



       在胜利者的欢呼声中,荣耀第十赛季落下帷幕。

  这边兴欣的人们欣喜若狂,那边轮回上至队员下至粉丝团全部化身他们爱戴的队长大人,只字不言。

  方锐趁着人潮溜到周泽楷身边用手肘戳戳这位第五期小伙伴的腰,得到对方的回首后,拍拍他的背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再与对方握手示好,直到老魏在后面吼“就算你去跟周泽楷握手也别把自己当成兴欣的队长。”才骂骂咧咧地跑回兴欣大部队中。

  周泽楷的手还留着方锐的余温,他稍稍活动一下手指有点呆滞地看着兴欣的背影。

  轮回的队员们一个个都脸色泛黑,低着头在备战室收拾行李。平时这种时候自然是由江波涛出来缓和气氛的,但这次他也是最后被叶修秒杀的其中一人,一肚子的底气不足也难得沉默不语,他恍恍惚惚地把证件放回包里,习惯性侧过脸才发现往日与自己形影不离的那个人如今只剩下一个无人理会的背囊。

  江波涛急冲冲出去找周泽楷,跑到比赛的会场才找到他的身影。此时的会场空荡得让人寒心,遍地的彩带和漆黑的电子屏幕昭示着本赛季的落幕,周泽楷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观众席上,背靠椅子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一声不吭。江波涛轻声走到他跟前,伸手拨开他垂在眼前的刘海。

  他说:“队长,我们回去吧。”

他喊他队长,声音乏力却倔强。

 

 

  虽然输了冠军,但是轮回该有的广告活动一个都没少。回到S市接连三天的广告拍摄和公益活动狠狠地摧残了一把队员们的身心,其中以周泽楷为最,第三天早上拍完西装广告,下午的“关爱白血病儿童”活动结束后直接在回俱乐部的车子上睡着了。下午全程陪同的江波涛正好收到杜明的短信,回过头就见到自家队长侧靠在椅子上耷着脑袋进入梦乡,脸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掉,窗外的光阴打下来明显白一块灰一块,江波涛拿了一张湿纸巾轻轻伸手给他擦拭。周泽楷动了动脸让自己靠得更舒服,嘴角撅起了一点,像个孩子一样静静享受着睡梦。

  车子直接开到杜明他们订好的KTV门口。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在旁边打了半个小时的足球实况。他稍稍挪动身体坐直,江波涛立马抬头放下手中的iPad,简明扼要地告诉他今晚大家打算聚个会,周泽楷点点头正打算用手揉揉脸打起精神,江波涛连忙抓住他的手阻止,另一只手从包里翻出卸妆水,“小周你的妆还没卸,我刚才拿湿纸巾给你擦了一些,但还是拿卸妆水弄一下比较干净。”周泽楷接过卸妆水拿起卸妆棉给自己擦脸,对方适时地在他面前举起一面镜子。

  他安于享受这个人对自己的贴心。

  待两人出现在KTV包厢时,距离杜明给江波涛发短信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江波涛解释说是活动延迟和路上塞车。杜明他们倒不是会计较的人,是大家早已疯成一片,看到正副队长姗姗来迟,立马起哄灌了他们各自三杯果汁。他们也不推托,一口气全喝完了得到大家热烈的掌声。江波涛拉着周泽楷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顺手点了几首歌排在歌单的最后,他在一桌子乱七八糟的食物中挑了一盘切好的火龙果递给周泽楷,自己端起一碗炒饭麻溜地吃了起来。

  周泽楷叉了一块火龙果塞进嘴里咀嚼,侧脸看到江波涛一脸饿像在扒着炒饭,心里不由颤抖了一下。他想起江波涛今天全程陪在自己身边,为他打点前后,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都顾着对下午活动的稿子好像几乎没怎么动盒饭。一想到这里,周泽楷心底的愧罪感油然而生,但他确实不是擅长向别人表达感情的人,眼下手忙脚乱地只能叉了一块最大的火龙果肉放到对方的碗里。对上江波涛询问的眼神,他稳重地开口说:“好吃。”,直到看着对方嗤笑一声,咬下火龙果肉连声称赞甜口,才放下心绽放笑颜。

  “副队到你唱了!”杜明的喊声打破了这份和谐,江波涛一脸不可置信地起身走到点歌台前,只见自己点的几首歌全部都挪到前面心里默默给杜明记上一账。他接过杜明手上的话筒,陪着音乐唱了一曲五月天的九号球。这是一首清新的摇滚歌,曲里词间流露着一丝眷恋,唱到一半底下的吴启杜明几个也跟着唱了起来,一时间一堆人全挤上去唱歌台打闹成一片。

  几个人挤在唱歌台上胡闹了一会,吴启夺过话筒,在大家的眼神鼓励下开口:“下面有请我们敬爱的队长大人作第十赛季总结发言。”

  周泽楷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家拉到话筒前。他低头看着底下一群看着自己的队友们。今年,他们是落败者。他们懊恼过、迷惘过、甚至有人偷偷躲在宿舍里哭过,但是他们没有忘记青春的资本,那些热血激情不甘心不放弃的心潮依旧在涌动。今晚,他们纵情欢歌、尽情宣泄,昨日的绝望化为明日的奋斗动力。这是轮回最强大的地方,是他的队友们最出色的地方,周泽楷一直都很清楚。

  他握紧话筒,认认真真地对着他们说:“下赛季,冠军是轮回。”

  他的队员们十分合作地鼓起响亮的掌声,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里都是坚信和不服输,他们走上台和他们的队长抱在一起。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眼前那些打闹成一片的队友们如此默契十足,每次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他们都可以马上恢复活力重新闹腾,自己就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也不会再顾忌自己不合群,在自己面前玩得比任何时候都放得开,时不时会对他晃晃手,喊他队长,主动拉上自己一起疯,无时无刻无条件地相信自己。周泽楷注目着那个站在人群最后的江波涛,他突然觉得他,光彩照人。

  都是你的功劳,谢谢你。

方明华打了个冷颤,心想自己今晚居然看到两次“队长深情地望着副队”,看来年纪大了,眼神真的不好使了。

 

 

  聚会结束了,队长总结发言也发了,轮回也算是正式放假了。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那晚K歌的后遗症,便是江波涛病了。昨天在KTV江波涛一如既往代替队长成为全队的重点坑祸对象,被拉住唱了两三个小时,临走的时候连喝了三杯水才缓过气。离开KTV的时候偏偏遇上下雨,大家手上的伞不够,江波涛就跟周泽楷挤在同一把伞下,周泽楷依仗着身高手势坚持要给江波涛撑伞,谁知道走了没几步路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包厢里。江波涛两手空空,干脆利落地冒雨跑回包厢帮他找回了手机。晚上回到宿舍直接就发高烧,大家手忙脚乱地打电话把已经在家里睡着了的队医吵醒,连哄带骗地把人催回来。

  队医一脸床气地给江波涛把完脉,开了个方子,说没什么大碍,估计是太累了又淋了雨才患了重感冒,过几天就会好了,还嘱咐说这几天都不许他外出吹风,要按时吃药,不许吃辛辣食物诸如此类。

  周泽楷率先开口:“我留下来,”想了想又补充一句,“照顾江...。”杜明他们几个想起自己拉着江波涛唱了一晚上的歌,也没留意到对方已经疲惫不堪,心里甚是过意不去,也表示要留下来。方明华打了个电话给经理,经理本来还担心他们输了比赛会意志消沉,这会见他们这么团结开心还来不及,果断发话,俱乐部一切设备照常运行,全队留下,直到副队康复。

  江波涛的好人缘价值在此时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以周泽楷为首的几位队员鞍前马后地侍候得他妥妥当当,连食堂的大婶听说江副队生病了,都特意折腾了几顿营养美味的病号餐。江波涛昏昏沉沉睡了两天两夜总算是清醒过来了。睡醒的时候,宿舍漆黑一片,江波涛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伸手到床头柜却摸不到自己平日放在哪里的手机,一个心急,啪唧一声把一个玻璃杯推倒到地上只剩下一堆碎片。他想撑起身子查看,却一直使不上力气,撑到一半手一滑整个人重新摔回床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周泽楷正好想去给江波涛换湿毛巾,走到门口听到响声急忙推开门按下灯管的开关。只见床边一地的玻璃碎片,江波涛整个人侧躺在床上,被子被他踹到床尾。周泽楷心里一慌,什么都顾不上,三两步跨过碎片走到床边低头查看江波涛的状况,只见人一脸潮红地垂着头,唇几乎被咬破,极是痛苦的表情。周泽楷吓得坐在床上伸手把人扶起来,摸摸额头估计应该退烧了才松了一口气,低声询问对方:“怎么样?”

  江波涛靠着周泽楷肩膀,举起手按揉后脑勺,稍稍回过神来想开口回应对方,他张张嘴,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怎么回事?!江波涛第一反应捂住自己的嘴,冷静了几秒松开手又尝试了几次开口都没有成功,他只能抬起头用眼神示意周泽楷。

  “怎么?”,周泽楷难得一次没听到对方的回应,垂下眼眸对上江波涛着急的眼神,似乎要传达什么给自己,于是他又问了一句,“不舒服?”江波涛摇摇头,突然又使劲点头,然后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喉结,看得周泽楷一头雾水。但他马上抓到一个重点,‘为什么江波涛不开口告诉自己?’。

  “说不出?”,周泽楷猜测着。

  江波涛认真地猛点头。

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头好痛。

  沉睡两天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力气,江波涛开始在宿舍区范围出没,而周泽楷几乎全程形影不离地陪在他身边,虽然江波涛用手势婉拒多次,但最后还是折服于枪王大大坚韧不拔的决心。很快,全轮回都知道江翻译机大大发不出声的噩耗,杜明痛心疾首地在轮回内部群里总结评价‘这是轮回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虽然有点夸张,不过幸好现在比赛和对外活动都结束了,不然确实相当麻烦。

  群里的无浪发出一个微笑的表情,他就是这样的人,明明嗓子发炎说不出话的是自己,却一副‘我没事’的状态出来安抚别人。周泽楷想到这里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

‘他为我、为轮回做了这么多,我可以为他做些什么?’

 

 

  当天晚上,周泽楷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一早,轮回的各位像往常一样打着哈欠簇拥到食堂吃早餐。江波涛也像往常一样走到周泽楷身边,两个人并肩站在当日菜单前看了几分钟,江波涛率先张开嘴,试图用微弱的声音对食堂的大叔说话。"要...""等。"周泽楷连忙伸手挡在江波涛面前,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看了江波涛一眼,"我来。"然后他轻轻吸了一口气,用那双不知道勾走多少少女芳心的眼睛直视食堂大叔。

  "咸豆浆。"周泽楷举起两根手指。"

  叉烧包。"周泽楷举起两根手指。"

  抹茶蛋糕。"周泽楷举起一根手指。

  就这样,周泽楷在只剩下本能反应的食堂大叔和完全没反应过来的轮回众人面前,买好了他和江波涛的早餐。他端着早餐一脸轻快,内心默默给自己今天这个好的开端给个赞。

  接下来的一整天,轮回的所有人都经历了一遍心灵的洗礼。

  “副队,你之前说喜欢的那款球鞋到货了,你要什么颜色。”

  “我...”

  “黑色。

  “副队,厨房那边说你的药熬好了,你什么时候去喝?”

  “我...”

  “现在去。”

  “小江啊,你写的夏休训练计划我看完了,你有空去邮箱看看我的修改意见。”

  “好...”

  “不许..工作。”

  江波涛按电脑键盘的手被周泽楷压住动弹不得,他被迫抬起头无辜地朝对方眨眨眼。好可爱...,差点心软的周泽楷立马扫掉脑海中的杂念,坚定地把江波涛的手拉离键盘,再随手塞给他一本书,“休息。”

  江波涛笑着张嘴,用口型告诉周泽楷,这本书他已经看完了。周泽楷果断走到江波涛的书柜前下一秒就呆住了,前些日子网上书店搞优惠活动,江波涛一口气扫了一整箱书回来,把书柜塞得满满,周泽楷平时就不怎么留意江波涛的书柜,现在这里堆满了书他更加无从下手。哪些是江波涛喜欢看的?哪些是江波涛已经看完了?

  周泽楷骤然发现,他完全不了解江波涛。

  他的脑海里闪现了很多画面: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江波涛努力回应着记者们刁钻的问题;拍广告的时候,他稍稍皱眉江波涛就机灵地提醒化妆师别下手太重;出席公益活动前,江波涛牺牲午饭时间帮他对稿;他在车上睡着了,江波涛一直坐在旁边等他醒来;队内活动迟到,江波涛帮自己解释...。

  他愣在书柜前一动不动,江波涛发觉不对劲,走到他身旁拉住他的手臂,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周泽楷侧过脸看着江波涛,他在心里问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占据了他记忆里每一寸土地。

  他伸手抱住江波涛,头搭在对方肩膀上,低声在对方耳边说:“对不起。”

  心里有千万句谢谢,但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句对不起。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曾自持能以冠军留住你,回报你,我曾一直相信你说的“我们是最棒的。”

  对不起,这次,没能带领你们拿到冠军。

  江波涛听到那句“对不起”时,身体明显抖了一下。他任周泽楷抱了半分钟才慢慢推开对方,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掏出手机按下音频播放。

  “下赛季,冠军是轮回。”嘈杂的背景音乐,清晰的话语,是周泽楷那晚在KTV说的话。现在,正躺在江波涛的手机录音文件里。

  “喜欢?”

  “嗯。”

“喜欢。”

  他们相视一笑。


评论(4)
热度(34)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