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さようなら[尊出尊]

 [未来模糊不清 而过去却无法再次改变.]

 草薙出云从储藏室翻出一本陈旧的杂志,随手打开一页正好看到这句话。

抬头看到挂钟的指针指向5点,出云略烦躁地从睡衣口袋里摸出烟盒娴熟地抽出一根烟叼在嘴边,一个响指,烟便点着了。他深吸了一口烟给自己提了提神,重新把杂志放回整理箱推回储藏室。

这样彻夜未眠的日子似乎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总是在刚入睡的时候迷迷糊糊梦到一个熟悉的地方,只有写字声的课室、黄昏后空无一人的大操场、还有面向蓝天的天台,和那个躺在天台睡觉的人。

一切仿佛一段受损的黑白默片,断断续续、模糊不清。

  

但如果说到古老的电影片段,哪里都不及清晨的吠舞罗酒吧贴切。酒吧的大门被打开,原被隔绝在门外的零星阳光马上蜂拥进酒吧内,跳到桌上,给暗红的色调添加了一分新生的气息。镰本拿着一袋鲷鱼烧走进酒吧,只见出云一个人半依在吧台边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手上的玻璃杯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到来。

“草薙哥?”镰本小心翼翼地开口打破了整个室内的宁静,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神色,但是无论是动作上还是气场上,出云都明显散发着一阵疲惫的温度,这让镰本多少有点担心,“草薙哥怎么这样早来工作?吃早餐没?”说着便举起自己手上的鲷鱼烧。

“啊…是镰本啊….谢了我已经吃过早餐了。”被镰本喊了一声,出云才回过神来,楞了几秒又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擦拭同一只杯子,他不禁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强压下心头的烦躁感,却未察觉自己的声线比往日沙哑无力得多。

最近一直梦见那个模糊的身影,逃课躺在学校的天台睡觉、放学后在课室补作业、一起经过空无一人的操场回家,再到后来穿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慢慢集结了一股温暖的红色力量,到最后站到了最高点。他一直陪在那个人身边,心甘情愿当绿叶,包容着他的我行我素嚣张跋扈和一切的一切。

一直陪着他成为最灼热的太阳,直到最后陨落成皑皑白雪上的一滩血红。

我自问自己未曾离开过你,但你为何与我渐行渐远。

“草薙哥,外面下雪了。”

出云顺着镰本的声音望向敞开的大门外,只见片片雪花从天而降,有几片飘入酒吧内,带来丝丝凉意。

这么想起来,明天就是12月17日了。

草薙出云你什么时候变得跟青春期少女一样伤春悲秋了,出云内心这么自嘲着。

 

 

 

[那片已荒废的故土,停留在历史长河的城墙,从你远去的疆域吹来的阵阵尘土,还空传着飞马悲怆的哀鸣声.]

“出云?”

听到什么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然后是安娜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出云回过神看到自己左手正抓住一个陌生人的手臂,本该在右手的草莓牛奶掉到地上,粉红色的牛奶散了一地,还有几滴落在了站在一旁的安娜的鞋子上。

“抱歉认错人了。”出云连忙松开手,一脸抱歉地看向安娜,“我们回去便利店再买一盒吗?”

被出云牵着走回去便利店的安娜似乎有点不舍地侧过脸看了看刚才被出云拉住走的那个人的背影[这句话神烦],她握紧手心的红色珠子,用一种极低的声调呐呐自语。

“那个人的头发,是红色的。”

安娜不知道出云有没有听到,她只感到出云握住自己的手更紧更温暖。

 
 

便利店的对面,是出云曾就读的中学。

他随口跟安娜提了一下,安娜却意外地来了兴致坚持要去参观一下。正好遇上星期日,学校只有看守大门的大叔在打瞌睡。出云轻而易举地带着安娜走进了久别的校园内。安娜似乎是第一次到学校,她摆脱了出云握住自己的手,举起珠子放在眼前,精神奕奕地穿过操场走进教学楼,打开一个个班级的门口参观每一个大同小异的课室。出云全程默不作声地尾随安娜身后,陪她游遍半个校园,最后被安娜带到教学楼顶楼。

“出云,那个门后面是什么?”安娜终于想起出云的存在,一手指着楼梯上半掩的大门转身寻问他。

出云没有说话,他拉着安娜走上楼梯,推开那扇门。一股自由的气息扑面而来,正午的太阳与顶楼天台的距离近在咫尺,把整个天台照得温暖和煦。

从天台的围栏往下能看到整个操场,铺满操场的白雪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越发单薄无力。

出云拿出一根烟正准备点燃,却一失手没握紧,眼睁睁看着烟缓慢地落到稀疏的雪地上,变成白茫茫上无法细数的其中一个黑点。

如果这场雪永远不化,那埋藏在这片陈旧的土地上的记忆是不是也能永远被封存。

出云看着这片熟悉的学校有那么一瞬间强烈地期望着一种情感。

[也许 等到一切归迹于无声的时候 才能让你真正听到那句 我喜欢你 不管之前的喧嚣怎样爬过我们的伤口 但剩余的每一天 都会在每一个 喜欢你的日子里被你喜欢.]

他突然想起那本陈旧的杂志上的另一句话。

Mikoto,さようなら。




作者有话说:谁说不萌的不能写了,我这不是就写了吗?
                      然后今晚心情真的差到不能再差了别问我为什么,又有一只蟑螂在我心情巨差时爬到我放信件和手稿的地方,上帝那些东西都是我的宝贝这是什么作死的节奏! 
                     我就是自己不开心,也要让大家不开心的那种该死的人[wait
                     不过自从某人说我上次写的草淡文挺有趣之后,我再也不相信自己能写虐文了。 
                     最后,轻喷就好。你们能指望一个世独出独党心血来潮写出什么好的尊出尊文。。。。。
                                                                                                                                                                      Allen杙  写于2013年6月1日 

 


评论
热度(1)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