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咫尺天涯


 

 

 

“呦,小世理今天意外地早下班?”

淡岛世理打开家里的大门,看到差不多一个月没见的草薙出云正站在自家客厅的小吧台跟前,收藏在柜子里那些她连名字都喊不齐全的酒被出云一字排开摆弄着。她把手提包随手扔在沙发上,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一口饮尽才开口回答对方。

“今天的工作提早完成了。倒是你这么久没见,在忙着跟那位小姐谈情说爱?”

“才没有,”草薙出云的眼神仍专注在手中的酒瓶上,嘴角自嘲地上扬,“我可是很辛苦才摆脱那位小模特回来小世理的怀抱,这么薄情的态度还真是伤我心。”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的薄情,”淡岛世理把含在嘴边的玻璃杯放下,脱下高跟鞋赤着脚走向浴室,“那今晚晚饭就麻烦你了。”

 

 

距离尊离开的时候已有一段时间了,一切悲喜聚散似乎都逐渐被时光抹杀。草薙依然当着酒吧老板,淡岛依然做着S4的副长,两人的相熟程度随着时间的进程越发加深,在相继几次失恋后两人甚至拥有了对方公寓的钥匙,有时候一整个星期都待在一起,有时候几个月都不见一次面。

“我之前听说小世理交了一个挺不错的男朋友,好像是精算师?”

“你的消息落后了,上星期刚分了。”

“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他被公司派去出国我不愿意跟过去就分手了。”

即使是看似温馨的饭桌对话也带着浓厚的“浅尝辄止”的味道,这些年里,两人对对方越来越坦诚直白,简单明了得宛如约等于平淡的幸福。

但终究都从未有过恋人的头衔。

大概算得上是名正言顺的,相识多年的宛如亲人的友人吧。

 

 

难得的周末休假,淡岛世理却一大早被心血来潮的草薙出云拉上开往海边的旅行车。自己头痛得要死,却看到身边的人一脸精神抖擞地拿着终端看新闻。淡岛世理瞪了草薙出云一眼,侧身靠在他肩膀上补眠。

这一觉睡得很安稳,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草薙出云推了推自己,淡岛世理才醒来。她睁开眼,隔着车窗玻璃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海天交接的茫茫大海。

“有没有看到自由。”她听到身旁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淡岛世理其实并不是很清楚自由是什么,她从来不追求虚无缥缈的事物。出身于政客名家,她从懂事开始就清楚地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都有做到最好的强迫症。

感情自由,这些无法实体化的东西,是怎么迷惑一个人的心的。

 

来到海滩半天,草薙出云已经被第5位女生搭讪了。傍晚时分,淡岛世理谢绝了同一旅馆的另一位男士的晚餐邀请,端起一杯玛格丽特坐在窗台,正好能看到在楼下跟一位少女说话的草薙出云。

楼下那位金发男士,多年不变地戴着他的墨镜,年近中年却依然魅力不减,表面上轻浮随意但内心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固执、坚定、还有念旧。

淡岛世理看着草薙出云与那位少女挥别,转过身抬头想着自己微笑,刹那间海风都变得温和柔软。

他是个很优秀很优秀的存在,正如她在他生日时送的那瓶Dornfelder-Rotwein一样香醇可口略带点清甜。

淡岛世理一直都知道。

“那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这个问题也曾不止一次被闺中密友问到。

可以回问说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吗?淡岛世理一口把手上的玛格丽特喝尽。

橱窗里的挂饰如果坚持要买回家,或许会失去了它的美丽。

翱翔天际的小鸟如果被困在牢笼里,或许会失去最美的姿态。

有些梦即使实现了,也只是消亡的开始。

 

 

是蛮放松的两天的休假。

到家时淡岛世理接了一个电话,草薙出云从厨房拿出一杯水回到客厅时,她把行李包扔在桌子上,正靠着沙发上闭目养神。男人走到沙发跟前,手指撩开女人前额的刘海轻轻留下一个浅吻。待对方睁开眼后把水递到她手上,坐在一旁低声问。

“怎么还不收拾行李?”

“不了,刚接到通知明早要直接出差。”女人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这样啊,看来又要有一阵子不能见面了?”

“嗯嗯,大概要一个多星期吧。”

注意安全和好好照顾自己被男人咽回嘴里,他伸手理了理女人有点乱的头发,再拍了拍她的头便起身准备离去。

“那我先回去了,小世理也早点睡吧。“

“嗯嗯,夜安。“

“是很愉快的周末。“

“是啊。“

男人打开玄关的门,转头回去只看到剩下一个行李包和半杯水的客厅桌子。愣了几分钟,内室便传出沐浴水流的声音。他讪笑地关上门离去。

 

 

“怎么了?“这是那晚在沙滩边淡岛世理的询问。

"没什么,只是想这样握住你的手罢了。"

 

 

 

评论
热度(3)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