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07

私设ooc

其实我还蛮想看蓝雨和微草正面交锋的。

打网游打得忘记更新了..腿个余本 点我


可惜留给刘小别考虑的时间似乎并不多。

该来的还是来了,隆冬飞雪之日,蓝雨向微草宣战。

微草全城进入警戒状态,路上担忧有个可疑的陌生人都会被注目,壮丁们纷纷报名参军,城郊附近的军营空地上每天天没亮就传出士兵操练的喊口号声,城门外轰天的打炮声和厮杀声昭示着战事的激烈。许斌作为首席骑士,肩负着城墙的守卫工作,骑士营是微草城最后一道防线,每天都有蓝雨的士兵跑过来展开或大或小的偷袭行动。许斌每天都要亲自检查城墙每个防御口,还要指挥进出城门的严控查阅工作,天天起早摸黑的,整个人瘦了一圈,脸窝隐约可以看出凹陷下去的痕迹。

他感到空前的压力,迫使他把全部心思投入工作中。这些压力,一方面是对微草的责任感、对自己身为一名骑士的责任感,还有一方面是这次蓝雨的挑战缘由与他密切相关。

时间调回开战前一个星期,一天有个从蓝雨来的商人运了一车货要进微草。守门骑士检查过许可证发现盖章有点奇怪,于是要求查验车上的货物,走进车门一闻,一股脑子的硝烟味从里面传出来,与此同时那个商人急匆匆地上前拉住骑士不让他进车厢里。负责检查的骑士连忙大喊了一声:“有火药!抓住那个人!”

于是,等许斌收到报告赶来的时候,商人和货车都被扣押了下来。但许斌走进车厢里却半点火药味都闻不到,再检查商人的证件发现也没什么问题。最后折腾了两天,总算是把人给放了。

许斌当天多少还是有点怀疑的,但是一时间又找不到那个人的把柄,只能教育了手下几句就把这件事搁下了。谁都猜不到隔了四五天,蓝雨那边突然宣称,有个合法商人在微草被扣押后受到非人虐待,回来后重病不起最后抢救无效死于非命。

这下事情可就大了,蓝雨微草两边本来世代就有点隔阂,出了这件事后边界就开始有纷争了。没几天就发生了交界处的两城农民打斗事件,蓝雨那边派来的使者言辞锐利,态度强硬,非说微草应该负全责。微草的人从上头官员到下面的平民百姓没人会愿意对蓝雨低头,这一吵二闹的,蓝雨就以微草蓄意挑起战意,破坏两城友谊之名向微草正式宣战。

这事说起来许斌也是冤枉,一来这件事他不是直接接手人,二来事后城堡那里也来了人专门调查这件事,也没发现什么实际问题,而且这年头谁都知道蓝雨的新城主笑若桃花心如狐狸,要说是蓝雨故意找的麻烦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现在微草也不可能反过去质疑蓝雨,毕竟没证据啊。加上战乱时期每个人脑子都有点发热,正好是那些古板政治家和新晋政治家斗智斗勇的绝佳历史舞台,就更别说被政治家煽动的舆论传播者们个个处于高度敏感期。这事一闹出来,质疑许斌的人如春笋般一夜之间全冒出来,说他到底是外来人士,心终归不是向着微草,又说他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蓝雨派来的内应,还有说现在由他看守城门太危险了......劈天盖地的骂名一下子全压在许斌身上,他这阵子的作息本来就被高强度的工作压得凌乱不堪,加上外面的流言蜚语多少还是会影响到骑士营的士气,饶是许斌再沉稳也还是个年轻人,说心里没有半点燥火那是假的。但上头一天不把他从岗位上撤下来,他一天就肩负着撑起整个骑士营日常运作的担子。

他的忍气吞声到底还是些许成效,骑士营内部的军心被迅速稳定下来,还有几个人半夜溜进许斌的营帐里偷偷跟他道歉并且表示全力支持他。那阵子许斌的压力线已经被压得超乎平常的低,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一睡着就做噩梦,属下的鼓励着实温暖到他的心,他微笑着和那些人闲聊了几句,然后继续埋头看文件。

加油,他默默在心底里给自己鼓劲。

 

但刘小别这边显然没有那么淡定了。

开战后,刘小别直接被锁在家里彻底限制住行动。他一开始在房间里想尽各种溜走的方法,后来过了几天发现自己异常想念许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习惯了三天两头跟许斌混在一起,不习惯吧,这个他没有多想。他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当下就唤来下人叫他们帮自己约许斌过来陪他。这时候他才知道许斌在城门那边忙得不可开交,还有那些流言蜚语。

刘小别一瞬间就火了,他直接绝食抗议把公爵引回来,然后用了一晚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阐述了“许斌是我兄弟,我怎么能让我兄弟被欺负,那个说许斌是奸细的人不要让我查出来,不然我一剑砍了你。还有兄弟现在忙得昏天黑地的,我怎么可以在家里无所事事,我要去帮助他我要去保护他,万一有什么不良分子要刺杀他我还能给他当保镖。”的观点,他平时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一旦认真起来那道理一箩筐一箩筐地道个不停,条条在理让人无处反驳。公爵终于被他折腾烦了,头一痛便松口把刘小别送到许斌那去。

许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在营帐熬过了一个通宵,天刚亮公爵府那边就来人说少爷获得了上边的批准要过来给许斌当副官。许斌第一反应就是开心,他已经很多天没见过刘小别了,将近半个月没见到人在自己身边闹腾实在是不习惯得很。后来听说刘小别被关在家里,他想在家里毕竟再闹也闹不出大事,于是他就安安心心地埋头工作了。

没多久,刘小别就带着早餐意气风放地走进许斌的帐篷。许斌一见到他睡意尽消,半个月来头一回笑得这么自然。刘小别利索地脱下披风,把抱在怀里的早餐一股脑地放在许斌桌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见到许斌格外兴奋愉悦,但他也没来得及多想,一见到许斌别的事他全抛到脑后了。他带来的早餐有点多,一下子摆满了许斌跟前的小桌子,刘小别兴致勃勃地催促着许斌用餐,一边唠叨着这个豆汁很鲜、那个粥再不吃里面的油条就软过头了、那个什么糕味道很赞的我刚才吃了整整一碟......许斌乖乖地听着他摆布,嘴里早已塞满了各种吃食。他这阵子心里烦,睡不好也吃不好,每天吃的是平常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今天早上看到刘小别心里开心,一下子咽了不少吃的下肚,结果到还没到中午就开始反胃了。刘小别被安排过来当他的副手,实际上就是公爵要求他必须呆在许斌身边寸步不离,这下子许斌不舒服想瞒着也瞒不住了,他一想吐刘小别立马察觉到,连忙把人扶回去帐篷里喊医生。

醒来的时候,许斌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他稍稍挪挪身子,发现四肢酥麻完全使不上力气,折腾了一会实在是没力气撑起身子,最后重重地摔回床上,后背撞到床板上,痛得他闷哼了一声。

刘小别闻声从厨房赶过来,一见到许斌醒了急忙过去问他觉得怎么样,有什么哪里不舒服。许斌沙哑着嗓子跟他自己四肢无力,刘小别给人盖好被子说方士谦一向下药狠,恢复快,但是你这几天怕是没力气动弹了。

微草城的医师出了名的医术精湛,但要说较个高下,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多年前创立了多套新颖独特的治疗方法、留下无数张独创药方,让微草的医术闻名于世的那个人才是全微草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医术第一人,连城堡里专门给城主看病的袁医师都是那个人的亲传弟子。而这个人就是刘小别口中的方士谦。

但这位医师却不是别人想象中的老头子,按年龄来算他应该也就比许斌刘小别大那个六七年。他十几岁就作为军医随军出征参与了数十年前蓝雨和微草厮杀最激烈的一次战役,他不仅妙手回春挽救了许多将士的性命,更在带领一支小分队奇袭蓝雨大本营,从此一战成名。但后来他隐居在城西郊外一栋小木屋里,即不从政也不从军,他出了名的脾气古怪,平日里带着一副精致的银色面具晃荡,有人来求医他也是看着心情决定。

刘小别和他的亲传弟子小袁算得上是从小玩到大,自然跟方士谦也有点私交。这次小袁随军出征,刘小别见到许斌晕倒了吓得七魂不见六魄,嚷嚷着叫人快马加鞭把方士谦请过来,老方见到来人急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以为刘小别生命垂危,本着那也是徒弟的好兄弟的心思毫不犹豫地拿起药箱跟传令兵赶过去。

结果过来一看,得了刘小别急得满屋子踱,一看就好吃好喝健康得要命。方士谦想,算了反正都来了,总不能扔下病人不管吧?一把脉,他气得恨不得转身就走。不就是作息饮食不好导致的胃病晕厥吗?这在军营里很常见啊,犯得着特意找我吗?这个病在街上随便找个学医的都能治好啊,刘小别你也太看不起微草的医师了吧。

但他一抬头看到刘小别一副“医不好他你就别想活着走出去”的表情,一咬牙挥笔写下药方,于是导致了现在这个结果。


评论
热度(6)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