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06

私设ooc

前两天梦见莉莉要我改个名字..起名废哭..

这章稍微短一点,许哥表个白呗~

腿个刘许合志《流年如许》的印调 →点击我



有时候,人是会不受大脑控制的。

许斌也不知道怎么了,头一热,低下头在刘小别的手背上落下一个轻吻。

这个动作一做完,许斌就清醒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

大概是因为最近工作的骤然增加让许斌觉得压力大和精神疲惫;也可能是因为多年的感情积攒在心头,在这一瞬间不受控制地爆发出来;亦或者是因为这一瞬间许斌心疼眼前的刘小别。

他感谢刘小别从小把他护在身边把他当成挚友当成家人来照顾和依赖,他感谢刘小别对自己不设防一门心思地信任自己,他敬佩刘小别为目标坚持不懈的努力,他喜欢刘小别的固执和坚韧,他喜欢刘小别笑起来的样子。

他许斌喜欢刘小别。

刘小别方才气急败坏的脸一瞬间僵硬了,许斌鼓气勇气看了刘小别一眼,正正对上刘小别的眼神就立马狼狈地躲开。他说不清刘小别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是什么,有点惊讶的成分有点不敢相信的成分也有点别扭的成分。

反正就是没有喜悦的成分。

许斌强迫自己压制住懊悔的情绪,他想先等刘小别的反应,他现在确实不急着跟刘小别摊牌,况且现在的局势紧张,根本不是适合谈这个的时候,只要刘小别不是非常抗拒,他都可以想办法糊弄过去。只要稳住刘小别,别的事以后再说也没关系。

他下定了决心,偷偷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刘小别,随便想把握住刘小别的手收回来。

谁知刘小别一个反手拽住他的手不让许斌逃走,他直勾勾地看着许斌问:“许斌你什么意思?”

许斌有点语塞,这个反应比他预想的要大,而且是个看不清刘小别态度的反应。他一时想不到更好的措辞,下意识选择了逃避,“咳……心血来潮……”

“心、血、来、潮?!你心血来潮亲我的手背?!”刘小别完全没被他糊弄过去,而且一副我势要刨根问底的样子盯着许斌的眼睛,许斌心想完了,他在刘小别面前压根就没有说谎的技能,再逼问下去还有活路吗?

“那个……亲一下又不会掉层皮,刘小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斤斤计较了?”这纯粹睁眼说瞎话,凡是认识刘小别的人都知道,他要是对一件事不感兴趣就不理不睬,要是对这件事感兴趣了便铁定要把整件事知道个通透。

刘小别有点心虚地挪开眼神看着两人握紧的手,“这不是……前阵子去你营帐的时候听到你的副官说.……说你对我这么好……肯定有那什么……咳,私心。”

许斌整个后背都僵硬了,冷冷地开口问:“你什么时候听说的?”

“上两个星期吧……。”刘小别的眼神游离到墙壁上,说话的语气也降低了两个调。

许斌心底里暗骂着哪个兔崽子乱说话让我知道了绝对把你扔去后勤部洗碗!又腹诽好你个刘小别前几天还在我家留宿跟我睡同一张床,居然在我面前装傻?他黑着一张脸不说话,刘小别却抢先开口:“靠你忘了吧我瞎说的,我知道我不该乱听那些小道消息的,那些人就是嫉妒我们关系好!你忘了吧忘了吧哈哈哈我们什么关系啊?好兄弟嘛!你怎么可能喜欢我?”

许斌本来听到有人闲言碎语就已经一肚子火了,这下听到刘小别的话更是火上浇油,他一个不爽出口就是反驳:“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这下气氛整个都微妙起来了。

许斌翻了个白眼,泄气地决定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吧,不瞒了。

“喜欢.……?哪种喜欢……?”刚才许斌说话的语气有点生气,刘小别意识到自己不能随便应付了,他坐直了身子沉住气看向许斌。

“就是想过一辈子那种喜欢,不是家人也不是兄弟。”许斌一改方才支支吾吾的说话口气,正正经经地一字一句对刘小别说,“刘小别,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曾几何时,许斌的目标是在微草成为一名好的骑士,是在微草城有一方立根之地,是在这片土地上有一番作为。后来他又改了一个梦想,那就是和刘小别在一起。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这么坦荡地说出这句话,他甚至没设想过任何表白的场景,在他的梦中从来只有他和刘小别的未来,一起骑马狩猎一起在小房子里吃饭午睡。他知道他即使不说穿这份心思,在刘小别娶妻生子之前他都能继续安享这样的生活,但他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对刘小别的感情。

即使他没有设想过如何表白,但是这句话在他心底里排练过无数次,他随时都能熟练地说出口。

刘小别整个人都处于震惊状态。今天,他想溜去参军结果被父亲抓回来,两父子吵了一架,自己还被父亲打伤了手臂。本来怒气冲昏了头脑,多亏许斌来陪自己说说话,让他把心底的话都发泄出来,他相信许斌是懂自己的,心情也稍稍平复了一些。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许斌突然亲自己的手背!他下意识想到自己先前听到的流言蜚语,他本来听听就算了也没当回事,上次去许斌家说晚上要留宿许斌也很平常地随他,他就更加放心地把那件事抛于脑后了。现在许斌这么正大光明地承认了,还跟他表白。

刘小别心里乱成一团,暗自想着今天是不是诸事不宜。

许斌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他看到刘小别一副没缓过气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再为难他,于是拍拍他肩膀说:“别纠结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看我们这些年不是也相安无事地当着好兄弟吗?你要是不喜欢就把这件事忘了吧,实在觉得为难的话,我去军营那边躲几天也没关系。”

刘小别一听这话就急了,他还没考虑清楚这人就要退缩了?!他用力把许斌的手握在掌心,用尽所有勇气对许斌说:“许斌你……我没想过这事……最近事情太多了,你让我想想,你先等等我。”



评论
热度(8)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