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05

 @TIGERLILY 对不起才知道你生日!给莉莉补个生日快乐!下次要小纸条喔!

放个印调。点点我

据说莉莉大人真的搞了一整个摊的刘许...我也好想去cp!!!



5

 

黄少天自然不会平白无故来微草逛一圈,买点草药然后回蓝雨继续当一个清闲贵族。时隔不到半个月,城里已经开始传蓝雨内部开始建筑防御工事和屯粮运货,连许斌到集市也被飞涨的物价吓了一跳,尤其是那玉米,微草的土地不适合种玉米,这边的玉米都是从蓝雨进的货,最近蓝雨加重了玉米的关税,集市上还愿意出售玉米的店也只剩下寥寥两家。他回到家时刘小别正在厨房理琢磨如何判断饺子熟的程度,许斌拿起漏勺告诉他把浮在汤面的饺子捞起来,一边把青菜鸡肉洗干净再一锅烧。爆炒过的鸡肉在锅子里发出沙沙的响声,刘小别刚满意地把自己第一次煮的饺子塞进嘴里,还没咽下就被许斌这边锅里发出的酸酸甜甜的肉香味吸引过去了。

许斌不算特别会做饭,但是他的手艺恰恰十分对刘小别的口味。刘小别平时甚少在外面吃饭,不是在家吃厨师做的就是到许斌家蹭饭。他从小被家里的厨师和许斌养得嘴极挑,青菜要偏甜、肉要偏辣偏咸、面食喜欢软的,他从未察觉自己是个挑嘴的人,这些习惯过了很多年刘小别自己也不知道。

一肉一菜一汤,加上一锅饺子,两个人算是解决一餐了。刘小别摸摸肚子表示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许斌唠叨了几句,让刘小别家的厨师给自己分些许工资,又不咸不淡地谈及近来街市上那些似真非假的传言。经过这些年的,许斌早已把自己当成正儿八经的微草人,当然他的军官证上所属地标注的也是微草,当下他自然也和所有微草人一样密切关注着两城之间的局势。刘小别看上去跟往常没什么区别,也是每天傍晚等许斌巡逻完到家就溜过去找他扯东扯西,许斌毕竟是做城内守卫工作的,要说城里的情报掌握程度,他在微草怎么说也称得上前三。他也发现刘小别近来练剑和擦拭追魂的频率增加了不少,没有点破,工作的时候自己也悄无声息地加强了骑士营的巡逻值班。

他们生于一个极其平和的时代,即使蓝雨和微草有着百年世仇,但近十年来双方都只有些小磕小碰。许斌和刘小别这一辈是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的,那些腥风血雨也只在儿时的课本上学过皮毛。但是前两年蓝雨换了喻文州掌权,随后双方边界莫名其妙发生了一些摩擦,经过调查很多事都是由一些来历不明的人惹起的,而且事后这些人都如人间蒸发似的在微草消失得无影无踪。加上这次黄少天的出现,线索一个个串联在一起,沉寂的真相隐约浮出了水面。

刘小别把锅里最后几颗玉米粒吃掉,有点惋惜地说,可惜这玉米那么好吃,怕是有阵子尝不到了。

 

第二天,许斌正在骑士营的帐篷里查看最近的巡逻日志,一个刚巡逻完的骑士急匆匆地走进帐篷里低声跟许斌说:“许少校要不要去公爵家看看?我刚才看到一群家丁绑着刘少爷走,刘少爷一路嚷嚷着一定要去干嘛干嘛的。”营中的其实皆是知道许斌和刘小别交好的,巡逻的时候看到这一幕第一个反应就是赶回来跟许斌汇报。许斌一听也有点慌,道了声谢就驭马赶往刘小别家。

接待许斌的管家也是熟人了,见到许斌也只是苦笑着脸把人迎到客厅,许斌问起刘小别,对方也是支支吾吾地说什么老爷正在跟少爷谈事情。

谈什么事需要帮人绑回家?许斌坐在客厅心底急得烧火,但在刘小别家里他到底不敢造次,只能望着走廊心不在焉地跟管家有一句没一句搭着话。过了一会公爵黑着脸走到客厅,他看到许斌时脸上的愤怒稍稍松弛了一些,低声叫许斌进去好生劝劝刘小别,说完就转身走了。许斌也顾不上别的,连忙跑进刘小别房里,只见人整只手臂都被打红了,藤条躺在地上,刘小别正趴在床上一声不吭。他把脸埋在被子里,许斌看不到表情,只能轻轻翻出药箱坐在床边给刘小别上药。沾了药水的棉花一碰到手臂的伤口刘小别就忍不住闷哼出声,许斌放轻动作给人涂好药再绑上绷带。他在来的路上就听说了,刘小别瞒着公爵偷偷跑去参军被发现。这件事的性质很微妙,他要是劝刘小别别去,刘小别指不定就不搭理他了,可是要他劝刘小别再接再厉?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跟刘小别背道而驰,他说了也是白说,要是在自己的鼓励下刘小别再做出什么更加偏激的事情,他肯定是最后悔的那个人。

“没事吧,还疼吗?”许斌虽然平时处事圆滑,对谁都和和气气,但他到底不是擅长找话题的人,尤其对着刘小别压根半点瞎扯的心思都没有,眼下也只是笨拙地随便选了个话题询问。

“死不了。”刘小别闷在被子里低声回应许斌,他乖巧地伸直了手方便许斌给他上药和按摩,脸蹭着床单抱怨,“追魂被他收走了,真倒霉。”

军人有自己的一套按摩方法,许斌沿着刘小别手腕的脉络给他揉得舒舒服服,想了想还是开口劝了句:“其实也不是非要上战场打仗啊,打仗不是闹着玩的,你现在就算非要去估计也是过不了体检的,先呆在公馆里好好休养吧。”

“你知道的!”许斌说话的速度和缓,没有半点不耐烦的语气,但是传到刘小别耳里就是别样的讽刺,“蓝雨要打过来了,你们难道要我像个老弱病残似的坐在家里吗?” 

许斌懂刘小别的心思,换作是他,如果哪天蓝雨和微草开战他也会义不容辞地奔赴前线。何况拔剑杀敌本来就是刘小别的志向,这是他多年来的夙愿和精神支柱,现在战事逼近你却让他好生呆在家里,这跟杀了他没什么区别。但同时他也懂公爵的心思,论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去冒九死一生的险,况且刘小别还有正正当当的理由远离战场。

那如果是自己呢?许斌在心底里问自己,我愿意让刘小别上战场吗?我愿意让我爱的人踏进那片危在旦夕的领域吗?

刘小别属于偏瘦的类型,今天被父亲抓回来之后两父子狠狠地吵了一架,手臂为了抵挡鞭打被抽出一片赤红,青筋尽显。许斌看着心疼,慢条斯理地沿着手臂侧面轻轻按揉。他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到微草的时候,某天被附近几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围堵在小巷子里,一边骂着他是个没人要的异邦奸细,一边撸起袖子拿着木棒作势要打他。正当他做好准备一鼓作气冲出重围时,刘小别及时出现了,那个才认识没几天却是最欢迎他到微草来、最照顾他的少年挥舞着生涩的剑术护在自己面前,大声嚷嚷着要打就连我一起打,一边拉着自己杀出去。

刘小别在许斌心中,从来都是一个真正的剑客。

哪怕浴血奋战我都会站在你身边,你为剑我便为盾。


评论(5)
热度(4)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