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04

私设ooc

初稿写完了。继续腿合志印调→ 点击我



04

很快黄少天挑战微草剑术擂台的消息就传遍城内外,刘小别和许斌以证人的身份被城主招进城堡里问了一会话。其实要说的话都传得七七八八了,这一趟也不过是过场罢了,但是让刘小别最痛苦的是现在城堡里的人都知道了揭穿黄少天真面目的人是自己。他本来参加比赛就是仗着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的身份随便在外面参加这种品流难测的比赛到底是不恰当,这下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了,等着被父亲痛骂一顿吧。

所以从城主的办公室出来后,刘小别全程畏畏缩缩地紧跟着许斌,像只刚出生的小狼一样警惕地观望着四周的环境。许斌有点看不下去,开口试图劝服他:“其实公爵不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你看你参加了这么多年他有说过你什么吗?”

刘小别瞪大着眼睛看着许斌反驳:“那都是外表外表!以前那不是没出过事嘛!他就假装没看到咯!你都不知道每次比赛完回家他那双眼睛贼黑贼黑地盯着我,吓得我半秒都不敢呆在客厅。”

“那是因为你开门声音太大了,你赶着回房间是因为比赛完你身上太脏了你受不了。”许斌平静地拆穿了他。

“许斌你是不是故意找我茬的!还是不是同仇敌忾的好兄弟了!”刘小别嚷嚷着举起手作势要打许斌,刚想动手臂就被人抓住了,一个熟悉稳重的声音从身后幽幽地传来,“你们要同仇敌忾谁?”

“父、父亲大人?!你怎么在这里?!我明明挑了距离你办公室最远的那条路走的……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刘小别越说越小声,他在他父亲面前一直矮一截,什么爪牙都收得严严实实。这边许斌转过身也恭恭敬敬地行礼,“公爵大人好,好久不见。”

 “在你说贼亮贼亮的时候,”公爵朝许斌点点头,一边笑吟吟地松开刘小别的手腕,“最近风头无两啊刘少爷,听说前天在剑术擂台上跟剑圣一决高低了?”

不愧是亲生的,一句直直戳中刘小别的死穴。这两天很多人找刘小别了解前天黄少天出现的情况,但是几乎所有人都选择性地跳过了比拼的过程。一来不想挫败微草的颜面,二来那天擂台上他们虽然没有彻底决出高下,但刘小别被黄少天的剑影步压制住的事情现在在微草可谓是街知巷闻了。刘小别一下子像是被戳漏气的气球,瘪着嘴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

许斌有点看不下去,他心底里自然是向着刘小别,但他也知道刘小别要面子,所以这两天一直没跟他提起这件事,现在提起这件事的又是人家的父亲,自己更加不方便插嘴。他一肚子安抚的话没地说,一个着急就偷偷握住刘小别的手心。

大概是两个人方才走得近,双手也被身体挡住了,公爵似乎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只是嘴角又上扬了些许,他伸手拍拍刘小别的肩膀,搁下一句好好努力多跟小许学学就走了。

 

为什么父亲总是叫我多跟你学啊,你有什么能让我学?咱们擅长的领域又不一样。郁闷的刘小别趴在草地上,随手抱起一只兔子硬是往它嘴里塞胡萝卜。兔子奋力别开脸躲避胡萝卜,挣扎了几下终于从刘小别的魔掌中逃脱,一溜烟就跑得不见踪影。刘小别更加郁闷了,怎么连兔子都嫌弃自己?

许斌叹了口气坐在他身边,顺便按住他正在拔草泄愤的手,“别糟蹋草坪,这个时间点的兔子早就吃饱了,不是嫌弃你。”

被看穿心事的刘小别反手把折腾目标转为许斌的手。许斌的手比他要黑一点,准确来说是不像微草本地人,天生都一副白暂肤色,但在刘小别眼中这种稍深的肤色跟许斌是极相符的。许斌从小就带着比同龄人明显得多的成熟感,而他的行为也处处证明了这不仅仅是表象。就这点,刘小别被他父亲多次提及相比,并借此调侃刘小别一番。要说刘小别一开始没点嫉妒那是假的,但是他再有那点敏感的小心思也还不是斤斤计较的小姑娘,跟许斌相处久了知道对方的好了,自然就把那些鸡毛蒜皮给抛于脑后了。他突然不客气地弯下身枕在许斌的大腿上,许斌心惊了一下,下一秒就满怀心虚又极其自然地伸直了腿任由刘小别枕在上面把玩自己的手。他难得因为知道自己暗恋对方而深深体会到自作孽不可活。

指节分明的手指被刘小别一根根揉捏,每捏一下许斌心里的小鹿就蹦跶一下。就这样两个安静了十来分钟,刘小别终于开口问:“你......刚才干嘛握着我的手?”

他问的是方才公爵跟刘小别说话时的事情,许斌一秒反应过来,心虚程度瞬间再提升十层楼。他第一个念头是,刘小别是不是发现什么端倪了,但是刘小别说话的语气又平淡得要命,许斌压根猜不透他的态度。

就在许斌愣着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刘小别掐了一把他掌心说:“刚才你可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你要为我挺身而出跟我父亲唇枪舌战一场啊!不过现在想想你也不是这么冲动的人,那你那时候到底是想干嘛?”听到这许斌才默默送了一口气,知道对方没怀疑什么他就放下心来慢慢解释:“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不管你是不是第一剑客,我都无条件支持你,相信你,你一直是我心中的第一。

刘小别有点不好意思地刮刮鼻子:“知道啦知道啦,许斌咱们谁跟谁啊干嘛突然这么煽情?还是不是大老爷们了。”许斌笑而不语,刘小别翻了个身脸朝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不过你看我父亲今天的反应,他是不是对我当剑客的事稍微能接受一点了?还是觉得我没打赢黄少天给他丢脸了?”

“别多想。”许斌斟酌了一下也想到合适的答案,索性给刘小别找了个中肯的安抚。

“这可不是我多想啊,你看看黄少天,他在蓝雨一样是贵族出身啊,还不是一样打仗的时候上阵冲锋杀敌,没仗打了也混进来我们微草当情报人员,想想也是够辛苦的,蓝雨是多缺人手啊?”

“蓝雨的制度跟我们不一样,这不能比。”许斌有点头痛,黄少天是贵族又怎么了?蓝雨人不看重贵族头衔,上头压根没把黄少天那点贵族血统放在眼里,况且现在的蓝雨是喻文州当家,有喻文州的一句话,黄少天想把蓝雨的大门拆了重建都没人敢有意见,刘小别跟别人比了也是白比。

“成,那我们不说远的,就说近的。你看看今年高英杰都去军营当少校了,他可是我们微草响当当的名门后代啊,而且没记错的话他还比我们小几年,刚成年的吧?”

“英杰是微草的将领之后,从出生开始就被当成将军来培养,自然早该到军营去磨练,你要怪只能怪公爵大人在城堡里任文官了。”许斌回想起前阵子被将军带来与自己切磋的羞射少年也是忍不住摇头,这么心思单纯的孩子,从小经历这么严苛的培训也是怪可怜的。可是没办法,每个人的出身都注定了你有不一样的使命。

就像刘小别,他的出身注定了他要乖乖守在城里,以后继承公爵的爵位,然后娶个名当户对的妻子,再生个健健康康的男孩延续这个家族的血脉,在城堡里度过下半生。

而绝对不是与他这个异邦人共度余生。


评论
热度(4)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