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刘许】昨日记忆.01

私设.西幻架空

终于要挑战中篇啦!

 

 

 

十月初的微草城已经微泛凉意,许斌今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墨绿色衬衫,一阵秋风袭来吹落了满树的枯叶,有几片还掉落到他头上。许斌举起手把衬衫最顶的纽扣也扣上,眼看前方没几步就到营地,只能缩了缩脖子忍住了打喷嚏的欲望。

今天来轮值夜班的骑士迟到了足足半个小时,许斌站在营地门下意识往火堆靠,远远看着同僚急冲冲地赶过来。对方跑到许斌面前气喘吁吁地一口一句对不起,说是家中的孩子生病耽搁了时间。许斌在骑士营是出了名的好相处,加上此时归心似箭,自然不会跟对象计较太多。他摆摆手叫对方趁上级没发现前赶紧归岗,对象连声道谢说下次请许斌喝酒。许斌一边给自己披上外套一边笑着回答说:“不了,在外面喝酒到底不方便。”

这自然是客套话,谁都知道许斌不是微草城土生土长的骑士,但这位移居到微草城的异族青年深得城主赏识,力压多位有力竞争者成为新一任的首席骑士。他独自一人生活城西一栋别致的小公馆里,平日里除了日常城内巡逻和年轻骑士的培训外,也会偶尔去附近的农庄帮帮忙逢年过节就到城堡里参加宴会,城里上至城主下至许斌家附近的马匠都对他赞许有加。但是说到底他也是个独居的未婚男子,又哪里还有人管他在外面喝酒方不方便?加上他平日生活得淡薄,既不拉帮结派又不结党营私,真要说他跟谁要好,恐怕大部分人都会摇摇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被迫耽误了半个小时,许斌赶到集市的时候菜贩子都走光了。他吃不惯路边的几家小餐馆,又不想特别为了一顿饭跑去太远的地方,他琢磨了一下家里应该还有几个鸡蛋,将就着吃一顿也没什么问题。他肚子着实是饿了,驾着马十分钟就赶回了家,安顿好马,穿过小庭院正准备推开大门,却敏锐地听到一些碰撞声从屋内传出来。出于职业习惯,许斌立刻进入警戒状态,手下意识就往腰间的剑梢摸去。他还没想好对策,屋里突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声音,许斌迅速推开门,紧握着剑的骑士却没有看到意想之中的贼人,屋内只有打翻了鸡蛋的刘小别。

是的,在这微草城里跟许斌关系真的算得上要好的,恐怕就只有刘小别了。

许斌松了一口气,刘小别就是有这个本事,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出现在许斌面前都能让他安下心。哪怕现在眼前的人被自己打翻的鸡蛋滑到在地也不影响他这一刻的放下戒备,甚至在他看到刘小别时就有一种想过去抱住他的冲动,但是冲动归冲动,现在的刘小别一副要跟鸡蛋共存亡的表情他可不想参一脚。

刘小别很愤怒,他第一次下定决心要给许斌一个惊喜,结果却当着对方的脸出了这么一个大洋相。他用眼神死死盯着碎了一地的鸡蛋,赶紧找来拖把唰唰几下把地板擦干净,再一副恨不得把自己一刀了断的样子去浴室把自己和衣服洗个透彻,就差没把身上洗下一层皮。许斌趁人洗澡的时候去厨房下了两个面,再在储物间翻了半天翻出一捆青菜,他洗干净了青菜,一片一片地把最嫩的叶子摘下来放进锅子里。

 

 

微草城三大不可解之谜。一是城堡内那位无所不知的祭司的大小眼,二是城西那位妙手回春的医师的遮脸面具,第三就是刘小别那扰乱视觉的出剑手速。不过刘小别在微草城街知巷闻却是因为他的身份——公爵家的独子,他家世代贵族、九代数下来皆是名门望族,城中稍稍有点贵族血统的人都跟刘小别家有或多或少的血缘关系。正巧到刘小别这一代,公爵夫人身子虚弱,生下了刘小别后便撒手人寰,公爵对夫人痴情一片发誓不娶二妻,于是刘小别便成为未来公爵候选人的不二人选了。

但是这位对自公爵己的儿子却是采取不闻不问的政策,他只要儿子功课过关、不惹大麻烦别的一概不管。刘晓别从小就无拘无束,也没什么很重的门第戒心,跟周边的小孩都能打成一片。他功课也算是中上流,本来以为他一帆风顺平平稳稳接替爵位就是故事的结局了。偏偏他五岁那年接触了剑术从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每天痴迷于剑术,后来他父亲给他请了上好的剑术师傅,加上他又刻苦训练,此后也算是有了一技之长。

哦以上这个街边小说的版本放在刘小别身上可谓是委屈他了。这位贵少爷在剑术方面可是天赋卓越,凭借着一手惊人的手速小小年纪就能晃得一些职业剑客无从下手,只能呆站着受死,水平再低一点的在刘小别亮剑的瞬间就已经死于没反应过来了。所以什么爵位对刘小别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他的目标是成为第一剑客。

但在微草城,贵族是不需要应征成为上场杀敌的剑客的,刘小别的父亲再对儿子不闻不问都不会允许他主动请缨去拿生命危险下赌注。这个人人羡慕的家室身份偏偏就成为刘小别成就梦想的绊脚石,刘小别恨极了,他那时候还年轻气盛,一个不顺心 就计划着离家出走。也就是这个时候,他认识了许斌。

那年,个子还没长齐的刘小别带着他的宝贝追魂一路躲闪着追寻他的骑士们,跌跌撞撞地踏进一座空置多年的小公馆里。这里一直都是刘小别的秘密基地,但这天一迈进却见到一个陌生人站在大厅里抱着行李在发呆。刘小别第一反应就是有可疑人物入侵我的地盘!下意识拔剑朝人刺过去。追魂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虚影,刘小别剑剑果断尖锐,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在挥舞武器却能折腾出刀光剑影的视觉效果。但反观对象却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他一步步退让动作不算迅速却足够灵敏,直到被刘小别一剑逼到墙边才抬起眼正视眼前的持剑人。刘小别这是才发现对象是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顿时不好意思地半侧着脸掩饰自己的愧疚之情:“啊那个...不好意思啊出手有点刹不住...说起来你怎么会在我的秘密基地?!”

“因为这里是我的新家,”对方用平稳的声调回答着刘小别,话语间掺杂着些许不属于微草城的口音,他顿了顿再补充一句,“最近刚新买的。”

合着是自己一直在别人家占地为王啊。刘小别一下子羞红了脸,不知所措地回头正视着眼前的人:“啊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下次不会乱闯了。你可不要记恨我,我们这叫不打不相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小别。”

“许斌,刚从三零一移居过来的。我就一个人住,你平时想过来玩也没关系。”许斌那时候还比刘小别高小半个头,他低头看着刘小别,贵少爷平时被金养着,皮肤好得水嫩,如今搀着点自然红更显得刘小别俊秀,许斌那时候心里想,这个人真好看,应该不是坏人。

不过想归想,许斌还是觉得先把刘小别指向自己脖子的剑挪开为首要任务。

 

 

耗费了三缸水,刘小别总算是洗了个满意的自己出来。他穿着许斌的衣服大大咧咧地走进厨房,他们的身高相差无几,但许斌的骨架多少还是比他大一点,刘小别穿起他的衣服还是显得肩小。刘小别努努嘴伸手把衣服往后扯露出清晰的锁骨,凑过去直接搭在许斌肩上看着锅子沸腾,小声嘀咕了一句好饿。鼻息挑衅着许斌耳垂的敏感点。

许斌从第一天到微草城就认识了刘小别,此后刘小别隔三差五就来他家玩,混得比自己家还熟。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习武一起去郊外骑马,一起觐见城主,一起在宴会上溜到阳台看月光。全微草城无人不晓他们亲如亲兄弟。

但是许斌知道,这些年下来,他对刘小别早已不只是兄弟感情了。

他有一瞬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一把抱着刘小别问他是不是故意的,然后直接亲上去。

但是他没有,这是再要好都无法逾越的界限。

 

评论
热度(5)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