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之

一往情深,聊表寸心。

独一无二

82终于完了...感谢各位收留春风如故的小伙伴。


独一无二[全文]

方士谦X王杰希

 

有一天,王杰希收到了一份快递。东西是以前请微草来代言广告的一家旅行社寄来的吉祥物,一只小小的陶瓷绿色蝴蝶展开双翅高傲地望向天空,姿态甚是优美。放东西的时候王杰希发现快递箱里还塞了一张旅行社的宣传单,估计是用来护着蝴蝶的。他翻开宣传单看了两眼,默默把它折成一小片塞进自己裤袋里。

那晚,方士谦同志循例溜进队长宿舍‘探讨战术’,恰巧碰见王杰希难得没对着电脑,而是拿着一张旅游广告单专注地研究着。

“小队长想去旅行?”方士谦掩上门,两三步走过去坐在王杰希旁边,单手搂着人凑脸过去跟着看广告单,动作要多自然就有多自然。王杰希是早已习惯了这个人的‘不经意的亲近’,头也不抬地开口:“随便看看,接下来的国庆假家里没人不想回去。”

说起来王杰希家里也是有趣,九代单传就他这么一个儿子,父母却一直对王杰希采取放养政策。考哪个高中?自己决定吧。想去微草的青训营?想去就自己去吧。想进职业战队?你的未来你自己决定。去王杰希家蹭过一次饭的方士谦每每想起王父王母都会感叹一句,他们到底是怎么教出王杰希这种性子的人?

“小队长,你小时候其实是个猴孩子吧?说不定还是孩子王?”

“......想太多了方士谦。”

 

 

王杰希也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直呼方士谦的名字了。最初在微草青训营的内部比赛中拔得头筹的他,首次正式被人从微草正门领进去经理办公室,经理和方士谦笑眯眯地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他,那时候他即使再心高气傲都还是略怯生地小声喊了一句:“经理好,方前辈好。”倒是方士谦,一脸熟络地自动上前拉着自己的手,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拍拍手背,“好苗子好苗子,经理你说是吧。诶杰希,以后都是一个战队的人了还喊什么前辈啊,多见外!随便喊随便喊,喊名字就成。”王杰希忍住了手背上的疼痛感,嘴角扯起一个弧度默默朝经理点头。

这样的初遇,平凡乏味甚至带有点并不好的印象,换成剧本的话估计没有一个电视台愿意播放,当主人公换成了方士谦和王杰希,场景换成了微草战队,却是另一道别致的风景线。

微草上上下下几百口男女老少,无一不在方前辈和王队长的感情熏陶下得到了人生的升华。王杰希刚入队时,队里的人已经隐约收到风声说这位少年是微草看中的未来之星候选人,他作为一个新人,过得顺风顺水,没人敢欺负他,反而多得是主动来给他指点一二的人。偏偏方士谦走的就是异于常人的路,某天,当王杰希在训练室拿着魔道学者小号杀怪的时候,方士谦突然出现他背后,靠着椅子絮絮叨叨地指挥着王杰希东奔西跑。最后队里的老剑客实在看不下去了,抬头开口指责方士谦:“你一个奶爸,这么急着干嘛?赶着回家谈恋爱吗啊?”方士谦笑而不语,王杰希恨不得直接摔键盘走人。

后来王杰希当上了队长,方圆十里估计也只剩下方士谦敢逗王杰希耍了。年轻的队员们曾亲眼目睹,王队临时休假那天,方士谦前辈来到训练室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登陆进本,小年轻们怀抱着被闪瞎的心情,在王不留行的带领下杀了一早上的boss。

这年头,牧师还能好好当牧师吗?

 

 

窗外下起了零星的小雨,方士谦头靠在王杰希的肩膀上,用手指戳戳宣传单上的法国,“这里好不好?不是都说嘛,法国是情侣的约会圣地。”

王杰希内心默默嫌弃着两个大男人去一个约会圣地谈恋爱这个槽点,嘴上不说话但目光则全部转移到法国的旅行宣传上面。巴黎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巴黎圣母院、香榭丽舍大街、凡尔赛宫,嗯,著名景点很多。鹅肝酱很出名,方士谦很喜欢吃这个。

“嗯,去吧。”王杰希偷瞄一眼满脸‘幸福来的太突然’的方士谦,淡定地推开人起身开电脑搜过法国旅行资料。

“哎呀,我的小队长就是行动力Max。”方士谦笑得十分狗腿地跟着王杰希到电脑前,顺便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旁边。

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旅行吧。

 

 

很多时候,王杰希都觉得自己不够了解方士谦,但对于这一点他一直把缘由归咎为是方士谦的画风太神秘莫测。例如,那个平时吊儿郎当的人突然母性大发,第二天就帮自己收拾好了出门的行李,衣服日用品零食一应俱全。方士谦一脸‘快表扬我’的表情期待地看着他,王杰希定定神,手指捞起一个星球杯拆开直接下肚。

“你别出门前就吃光了啊!”方士谦嘴上心疼零食,手却自动跟着拆开一个星球杯吃了起来。他狗腿地凑到正在看行李箱里装了什么的王杰希旁边笑,“小队长,我贤惠不?要不要嫁给我啊。”

“嗯,贤惠。”王杰希对行李很满意,扬起嘴角抬头看着身旁的人。“值得娶进门。”

他们从第五赛季开始谈恋爱,如今也是第二个年头了。王杰希安于享受他们的相处模式,不会太热烈又不会乏味,平日一起训练,休息的时候凑着时间腻歪二人世界,偶尔也能像现在这样外出约个会,轻轻松松像极了过日子,让他安心又心安理得。至于方士谦,一开始对自己与其他队员无异,除了训练后的指导隐约更严格,平日里也就是一视同仁地把自己当后辈一样欺负。后来有阵子开始欺负得不那么明目张胆了,手脚也猥琐起来,似乎有点怕自己,最初王杰希以为是因为自己当了队长之后变得不够和善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方士谦喜欢自己,怕开玩笑开过头惹自己生气。结果最后两个人在一起了,方士谦反而变本加厉换着法子来逗自己玩。

这个人一定是来找自己讨上辈子的债的,王杰希这么想。

但是这种讨债方式,他好像半点都不讨厌。

 

 

直飞航班约莫11个小时到达巴黎,加上起飞前延迟登机的2个小时,王杰希所有脾气都被磨光了,到达酒店时连澡都顾不上洗直接倒在床上赖着不走。

方士谦放下行李箱绕去浴室看了看卫生情况,回来就只看到白色的床上一个黑漆漆的后脑勺。方士谦走过去坐在床边,旁边的后脑勺上有根头发翘了起来,煞是明显,他伸手试图把它按下去,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方士谦只能放弃地任由它翘起来。王杰希安安静静趴在床上一声不吭,让人有一种他秒睡了的错觉,方士谦心头一动,低头亲吻发梢。“出外就是有一点不好,你累了不能给你做吃的。”他说着拿起了酒店的外卖电话。

“你做吃的?”窝在床上的脑袋突然发出声音,“火腿肠清汤面还是火腿肠炒青菜?”

夏休的B市热得像个蒸笼,方士谦呆在家里哪都不肯去。他跟王杰希发的短信原话是‘我走到门口就能感受到世界灼热的恶意’。正巧方士谦那个小区发生了盗窃案,小区的保安全部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对所有外卖人员进行严格排查,搞到方圆几里的外卖店都不愿意送外卖到方士谦家。无奈之下,饥饿难耐的治疗之神唯有走上网购的道路。晚上打boss的时候,他问王杰希吃什么好,王杰希顾着boss随口说了句火腿肠,于是方士谦便网购了一箱火腿肠和一箱面,最虐的是快递还要他自己下楼拿。从此以后,王杰希对火腿肠这个梗便是念念不忘。

方士谦举起双手投降,“小队长我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买火腿肠。”

 

 

其实两个宅男来浪漫的巴黎真的有够浪费的。前两天王杰希还正儿八经抱着地图拖着方士谦走马观花地游历了几个名胜景点,第三天方士谦就赖在床上死活不肯起来了。王杰希动动肩膀,觉得自己也不是非常想出门,索性也跟着缩回被窝里。

他挪挪枕头凑到方士谦跟前,对方心领神会地伸手搂住他的腰。鼻息纠缠在一起,肌肤的触感温暖舒心,窗外巴黎清晨的美景都不抵此刻的半分。

下午两人在酒店里打了会副本,傍晚的时候王杰希用大小眼瞪住准备打酒店外卖电话的方士谦,表示坚决不再吃那奇怪的沙拉和土司。两个人只能换上衣服出门觅食。就近选了一间小餐厅,正巧遇上餐厅老板是个中国人,方士谦跟老板相谈甚欢,上至内环的交通下至街头的豆汁无一不细数。王杰希一直在旁边安静地分解那块牛排,一个没留意,方士谦就跑上餐厅的小舞台。他们出来得晚,餐厅已经没几个人了,方士谦看到王杰希略带讶异的眼神,深吸一口气对着麦克风开口:“爱我中华爱我中华赛罗赛罗赛罗赛罗赛罗赛罗。”

方士谦如愿看到王杰希别开脸偷笑的表情,心想逗小队长这个终身事业真是陶冶情操。

 

 

晚饭后,方士谦心情大好,拉着王杰希到一个小公园散步。王杰希倒是不介意,毕竟出来旅游本来就是为了放松心情,整天呆在酒店也不是好事,而且,陪着他的是方士谦。

王杰希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方士谦的。一开始在训练营就经常看到他进进出出跟后辈打成一片,后来进了战队虽然经常被他逗,但事实上却是处处受他照顾。到最后自己当了队长,再后来这个人跟自己表白,期间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一切变质成爱情的?王杰希也说不清,也许是他表白时正直的眼神,也可能是这个人在自己身上日积夜累落下的痕迹侵蚀了他的心。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走出一个金发的小女孩站在他们两个面前,面朝方士谦举起一打玫瑰花,对他说了一句法语。王杰希听不懂法语,只能看着方士谦,他不知道方士谦什么时候精通法语的,只见他流畅地开口跟小女孩说了几句话,而后递了一张钞票给小女孩换取了一朵玫瑰花。他转身笑着把玫瑰花递给王杰希:“收下我热情的爱吧,魔术师大大。”

王杰希无奈地勾起嘴角,接过玫瑰花开口问:“她跟你说了什么?这么开心。”

“人家小姑娘说,我们两个很般配。”方士谦拉着王杰希另一只手望向远方。

“是吗?”

“难道不是吗?”

         时间的指针,暂停了一秒。

“杰希啊。”

“嗯?”

“打完这个赛季,我打算退役了。”

“.....。”

“之后家里人让我出国。”

“....嗯。”

“最后一年,帮我拿个冠军回来吧。”

“嗯,好。”

他喜欢他,他也喜欢自己,足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相守终生。

 

 

第七赛季,微草夺得总决赛冠军,治疗之神方士谦光荣退役。

离队那天,方士谦跟袁柏清一伙小年轻在食堂闹腾了整整一个中午。本来都玩疯了,结果走的时候还是一个个都眼角湿润。方士谦也不打算多说什么了,拍拍袁柏清的肩膀把微草的治疗大任托付于他,又朝众人挥挥手笑着告别。

王杰希靠在车边上等着他出来。

去机场的路上,两个人一言不发。直到达到登机口,王杰希才没忍住,死命拉着方士谦的手不放。

方士谦没有说话,他站在登机口前深吸一口气,侧身轻拍了王杰希的脸一下,凑近过去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会想我吗?魔术师先生。”

“那是自然,最棒的治疗之神。”

他们之间不需要过多的言语,缠绵情话也只是节日的装饰品。长相厮守或者并不是适合当下,但独一无二永悬心头。

王杰希松开手,低沉着声线开口:“别耽误了飞机,走吧。”

走吧。

再见。

再见,我的至爱。

再见,我的方士谦。


评论(8)
热度(66)

© 庭之 | Powered by LOFTER